蒙特利尔天主教中文福传网
  >>> 真人真事雷鸣远神父
 

雷鸣远神父

——曾丽达

腓特烈.雷博(Frederic Lebbe),即雷鸣远,一八七七年八月十九日诞生于比利时刚城(Gand)。父亲费尔命(Fermin Lebbe)有法国与比利时的血统,是一位律师;母亲露易丝(Louise Barrier)是英国人。曾是誓反教徒的雷鸣远,于十七岁时改奉天主教,成为虔诚的天主教徒,并影响了全家的信仰生活。雷鸣远因其父亲的工作关系,全家曾迁居巴黎两年。在巴黎期间,培养雷鸣远绘画与艺术的兴趣,也为他带来强烈的法国意识。但之后一直住在比国,定居在易波尔城(Ypres)。

雷鸣远是家中的长子,因此造就其领导才能、作事迅速负责、富决断性的个性。他有三个弟弟、四个妹妹,其中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在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比他小一岁半的弟弟雅德连(Adrien)后来加入本笃会,成为神父;妹妹丽西(Lizzy)进入英国西门(Westgate)的奥斯定修女会;最小的弟弟洛伯(Robert)成为律师;另外两个妹妹铎弥嘉(Dominique)与本爱狄克(Benedicte)后来都结了婚,组织家庭。

雷鸣远双亲虔诚的宗教信仰与基督徒的精神,深深地影响了他和他的弟妹们。在工作中遇到棘手事,便以“到圣堂祈祷”来解决。母亲露易丝从小就训练孩子们在主日下午去教堂参加祈祷的礼节。他们也经常为需要的穷人慷慨施舍,而使雷鸣远养成博爱好施的美德。他的父亲也很注意培养雷鸣远对读书的兴趣。他曾参加全教区学校的法文会考,得了第一名。他的指导司铎给他的考语是:“努力无涯”,他是很认真的。雷鸣远的家庭环境及父母的教育态度,对其日后的个性是一种正面而积极的影响。

雷鸣远在他十一岁时,发生的一件重要事,决定了他的一生,这也是他来中国的始因。有一次,母亲带着雷鸣远和弟弟去拜会修女,为了使他们安静,修女给他们一人一本书,交到雷鸣远手中的是一本殉道者─真福“董文学”的传记。他读了董神父于一八四○年在中国传教并殉道的事迹,尤其是在插画中见了中国人的图像后,便立志:“有一天,我也要到中国殉教。”为了到中国,雷鸣远于一八九五年进入“遣使会”度修道生活。有三个人特别影响他,第一位是遣使会的创立人圣文生(Vincent),雷鸣远很景仰这位圣人。第二位是圣经学与教会史的教授─布热(Pouget)司铎,是位大家喜欢的好老师,他的思想比一般人提早三十年。雷鸣远也深受其影响。第三位是他的好朋友,也是同会会友安东.高达(Antoine Cotta)(来华后取名汤作霖)。雷鸣远极热爱圣保禄宗徒,并师法他“成为一切人”的传教精神与热火。

雷鸣远入修会后,他的各科成绩都超人一等。他会多种语言,除了比利时、法文外,另如:希腊文、希伯来文、德文、英文、义大利文、西班牙文等,他都有研究。在修院中也是额我略音乐教授。因此,日后他推动本地化,在礼仪上能用中文作曲,让修士们用中文唱日课。

雷鸣远终于在一九○一年来到中国。当时正值清朝末年,八国联军侵华,鸦片战争失败,中国正面对不平等条约,是处于十分低下的情况。但雷鸣远却不屈服于当时的处境,为中国人伸张正义,提出“中国归中国人”的口号,并希望“中国基督化”。他在中国将近四十年,为中国积极奋斗而奉献自己,备受肯定,他积极的传扬天主教基督福音的热火,而有“中国使徒”之称。

雷鸣远神父在中国传播基督福音,归纳为五种原则,从中可看出其为人及爱中国至极的精神:

一、本地化:

为适应中国的生活习惯,雷神父尽量全力中国化。他努力认中国文字,不用罗马拼音;读中国书,吸收中国文化;写信、写日记或其他文件时,尽量用毛笔,故能写一手漂亮的行书字;他也学会一口流利的中文,后来还是一位演讲高手。

雷神父入境随俗,跟中国人一样留发辫;学习中国人吸长烟袋;吃饭时使用竹筷;雷神父在乡村传教时睡在土坑上,用火盆取暖;他常是终年身着蓝布长衫,布鞋一双;他骑着脚踏车长途跋涉、奔走于乡村城镇间;他以打国术强身;雷神父创立耀汉德来男女两会的时候,将所有经文,尽量用中国音乐谱出,使大家合声吟唱;他极喜好中国的建筑物,对那些画栋雕梁,更倍加赞赏;当时一般传教士降福教友都用拉丁文,而雷神父则用中文降福中国教友;当时天主堂挂法国旗是很普遍,为表示天主教爱国,雷神父在其圣堂住所,撤去法国旗,而改挂中国的龙旗。

二、圣化:

所谓的“圣化”,是指注重祈祷生活,属于天主的人。雷神父以天主的忠仆自居。他屡次提醒生活繁忙的人,尤其应该瞻仰基督圣体,虔诚祈祷。他会想办法安排祈祷的时间。他说:“我从不因此减少我每日应行之神工。而且每晚十时,我必婉辞所有的访客及慕道朋友,然后跪在圣体台前,向耶稣倾诉一天的辛劳与得意。这是我一天内最感愉快的时刻。”雷神父也说:“祈祷乃是最高的杠杆,神父们的圣德是被召作为撒天主的种子的。”雷鸣远神父原来的性格是火烈急燥的,却因其高深的灵修基础而压服自己。雷神父是天主的人,一位好司铎,他注重神修,但并不独善其身,而能走向他人。他最有名的神修九字诀就是“全牺牲、真爱人、常喜乐。”

三、处境化:

“福音处境化”意即人生活在一个社会中,应兼顾该环境所包含的政治、经济、教育…等因素,这些因素构成一个处境。传福音者应针对这个处境作福传。雷神父的一个重要原则是“合乎时代”。

雷神父创建四个团体:“辅助传教会”、“耀汉小兄弟会”、“德来小妹妹会”、“国际鸣远小姐服务团”,均为适应当时的福传处境而设。

四、爱德化:

雷神父“真爱人”的精神,影响很多人。雷神父认为:“真爱人就是时时事事,先人后己,使人自我获得真安慰和真益处。人们喜欢接近雷神父的原因,是他“真诚爱人”的精神。

五、积极化:

雷神父积极富有活力的精神:

1.努力不懈─雷鸣远终其一生,都以“努力无涯”的方式来“战胜一切”。

2.换工作就是休息

雷神父要求他的会士们:全神贯注,不稍松懈,总不放假,总不休息,换工作就是放假,就是休息。

3.苦干实干精神─他在遗嘱要求会士们:真干、强干、实干、苦干的精神。“苦干”是他的二字碑,雷神父知道,作任何事情都有困难,能突破困难,才可称为是真正成功的人。

4.不放过任何机会─雷神父在任何环境中都能支配环境,显示他不放过任何机会的“积极性”。

5.雷神父是一个最会找机会,而不肯等待机会的人。他常说:“我们应该找工作,不可叫工作找我们。”他在返欧期间目的是为中国工作,于是他到处作演讲,寻找关系、写信、在各地宣传、找钱、演讲,拜会各公教报馆的社长,发表了很多专栏。为帮助中国教会,他排除了许多视中国为无文化的成见,并使许多人都甘心为中国祈祷、服务和工作。

6.一团精神─雷神父虽然身材瘦小,衣着简朴,貌不惊人,但其精神充沛,待人热诚,工作热心。他常说:我们的使命,是一个“精神”的使命。雷神父在他一生中的每一行动,都表现出“热爱天主,关怀他人”的“一团精神”的态度与热忱。

7.走在时代的前浪─雷神父一生的事业、作风大都带有“创作性”。如国籍教区成立运动、文化传教、用脚踏车率领修士到前线救护伤兵、派修士到监狱布道,及他个人入中国籍等,都表现他“走在时代前浪”惊人创举的精神。神修生活上的用语,如“全牺牲”,“真爱人”,“常喜乐”,“打倒我”,“一团精神”,“死而不已”等都是当时在中国教会内的新名词。

8.鞠躬尽瘁,死而不已─雷神父在天津十年飞黄腾达的传教事业时,由于老西开事件而被三度充军到语言不通的南方,但是雷神父的使命乃是“为天主工作”!他又开始积极学习宁波话,开始积极工作,到处演讲,解决纠纷,并很快吸引许多人皈依信主。雷神父也在此时积极写信到罗马,为中国教会有本地主教而陈情。这是他鞠躬尽瘁的精神。

一九三六年,天津《益世报》为庆祝雷神父花甲大寿,曾出版一本纪念专册。记者请他发表六十感言,他说:

“世界太大了,应做的事太多了。为我自己,一分一秒,不愿活下去;为人为事,九十九年不为多。我今年才六十岁,我还要再活六十年。工作,时常工作;积极,永远积极!”

雷神父另一有名的格言是“鞠躬尽瘁死而不已”。他一生中实现了许多计划,不能不归功于他的这股热忱。他的精神永远像青年一般的充沛。雷神父具体实现了“全牺牲、真爱人、常喜乐”的精神,使他在任何逆境中都能拥有工作不懈、死而不已的活力。

雷神父将近四十年在中国,于一九四○年六月廿四日逝世,故总统蒋公特明令褒扬,颁赐挽联如下:“鸣远司铎灵鉴:博爱之谓仁救世精神无媿基督,威武不能屈毕生事业尽瘁中华。”而他的精神仍延续在散布全球各地的鸣远弟子身上,使雷神父的遗爱绵延不断。因着雷神父在抗战期间毁家纾难,组织救护队救护伤兵,而获入祠忠烈祠的殊荣,且为唯一外藉人士分别在天津及台北忠烈祠都有牌位,以供人瞻仰、致敬和追思。

雷神父的一生表现出真正传教士“全牺牲、真爱人、常喜乐”的精神。他是一位先知性的人物,似乎是长空下的一阵长啸,又如圣耀翰洗者在旷野中的呼声,他为真理正义奋斗,提出福音原则,为中国打开一条出路,为当时的中国撒下了美好的种子。


有关雷鸣远神父的更多材料 (Adobe Acrobat Document [PDF] 376 Kb)


© 蒙特利尔天主教中文福传网 版权所有
The site is designed and produced by Haicheng Canada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