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神父与中国

七、利玛窦神父在南京──论学阐道

一五九七年,视察员范礼安任命利神父为耶稣会中国传教区的会长,命他前北京,做久居的打算。

利神父于是随同礼部尚书王忠铭一起进京。他是利神父以前认识的一位朋友,最近升了尚书,正预备由南昌前往南京上任,到任后还要前去北京给皇帝祝寿。利神父请淮了与他同行,王尚书还备妥了奏请皇上召见利神父的奏章。

然而,此行各方面皆不顺利。虽然也到达了北京,但是从前在广东、江西等地认识的官员,以及王尚书所引见的朝廷大臣,都不愿协助,利神父只好返回南京。

在回南京途中,利神父先到了苏州,希望能拜访到瞿太素,跟他商议设法在江苏建一座教堂。可是打听之下,得知瞿太素已去了丹阳,于是又转往丹阳,才与瞿太素见到面。这一程,经过几个月的奔波,心身交疲的利神父竟生了一场大病。在瞿太素的细心照料下,费了个把月的工夫才逐渐康复。

他们决定要在苏州建堂。因为担心这事容易引起南京某些人的疑忌,所以就打算好,先去南京请求王忠铭尚书的批准。就在两人刚要踏进南京东北城门时,利神父突然呆住了,两眼瞪着城门,说不出话来。这不就是四年前,睡梦中看到的那几个城楼中的一个吗?立时,利神父知道天主愿意他建堂的地点不在苏州,他应留在南京,继续为天主圣化中华的使命奋斗。

利神父终于在南京建了新堂。在新居里,他展示出预备向皇上进贡的物品。南京的官贝和名士,有许多人都前去参观欣赏,他就乘机向他们讲授西洋的学术。去听讲的人逐渐增多。利神父在讲学和与人谈话时,也常常涉及西洋风土人情,还直接介绍天主教的教义。如此天主教教义慢慢在与中国士大夫的交接来往中传开了,也有些读书人开始信从了。

前在肇庆所绘的“山海舆地全图”早已流传到了南京,南京的士大夫们也很喜欢和利神父讨论天文地理。

那时,南京城中有一位名叫李本固的读书人,笃信佛教,常常诋毁儒家学说。他听说利神父居然赞佩孔子,很不以为然,想亲自见见这位洋人。一连三次的邀请都被利神父婉辞了,因为利神父知道去了不免要发生一场激烈的辱枪舌战。可是对方一再邀约,也不好大失礼;最后只有勉强赴约了。

相会的那天,李本固还请了一大群宾客作陪,其中最惹眼的一位就是在金陵鼎鼎大名的三淮和尚。首先大家只是尽情地谈文论诗,岂料三淮和尚话锋一转,大谈起人性善恶的问题来了。客人中有赞成性善的,有赞成性恶的,也有主张善恶来自先天气质之纯浊因素的。大家你来我往,莫衷一是,辩论的好不热闹。利神父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不说什么,大家还以为谈得太深奥了,他没有抓到要领。最后,有人追问神父,希望他也发挥一点意见,他这才慢条斯理,从容不迫地把在座各位客人不同的见解一一复述,详加分析讲评。他更针对三淮和尚所说“人性不善不恶”的理论加以批驳:“万物都是上天所造,人性也来自上天。上天为神明,是至高之善。人性与上天的性理既是相同,人性怎么可能是不善的呢?”

这一次论学问道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南京城。大家对利神父的才智学问更加景仰,就连李本固的学生中,也有许多来向利神父请教。利神父耐心的给他们解释万物的由来,申论天主是造物的主宰。后来,他把和李本固学生答问的内容记下,编成一篇文章,做为“天主实义”的一部分。

不久,南京地区的教友逐渐增加,利神父希望能到北京晋见皇帝的心愿也跟着愈来愈急切,因为唯有见到皇上,请准教士在中华境内自由传教,基督福音才能更顺畅地推展传扬。受爱情和传教热忱的驱策,利神父经多方的努力策划,终于在一六OO年,带着新到的庞迪我神父由南京动身,启程前往北京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