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神父与中国

十、利玛窦神父的著书传教

上面我们谈到利玛窦神父机智随和,以无比的耐力打进中国的官场,结交仁人智士,将福音的喜讯展露给东方的古国。现在我们来谈谈利神父输入西学及著书传教的贡献。

利神父初来我国,还不太懂中文时,在肇庆画山海万国舆地全图,请学者帮他作注释,于是山海舆地图传遍了中国。当时的士大夫都很赞许利子的舆地图,这种确实有据的舆图,改变了我国从古以来的地理观念。国人初次知道了世界究竟有多大。

当李之藻同利玛窦神父合刻舆图时,他们二人又同译天文和效学书籍,同造天文仪器。之藻在利子去世以后,于万历四十一年刻“同文算指”,署为西海利玛窦授,浙西李之藻演,次年刊行。

徐光启从利神父学习西洋科学,翻译科学书籍。光启所译的第一本书是《几何原本》,此书成于万历三十五年;同年他们两人又合着了《测量法义》,全书设十五个题目,说明测量高深广远的方法。

利神父在京师只住了十年,大半时间都用在讲授科学上,藉着灌输西洋科学,以达到助人爱人传教的目标,在中国学术史上,实为明季沟通中西文化的第一人。

利玛窦神父曾给罗马同会会友写信,称中国人为爱好文章的民族,最重视文学,最尊重文人,因此他认为向国人宣传福音,该利用书籍。

第一本中文教义书籍,是罗明坚神父在肇庆撰写的。一五八四年,罗明坚和利神父抵肇庆的第二年,利玛窦的中文还不过顺,罗神父的言辞尚可达意;两人便着手翻译了傅教最基本的文献----天主十诫,称为“祖传天主十诫”。其次是译天主经、圣母经和信经。最后罗神父出版了自己写的《天主实录》。

利神父具有过人的记忆力,读过的文章,可以倒背如流,一字不错。他来中国时,年岁尚轻,又有攻读中文的热忱和毅力,而且正式请中国先生教书,修改文章。因此,中文造诣颇深。四书五经均能了解,他给新来的同会神父讲授级书,又将四书译成拉丁文。

利子的中文著述,以《交友论》付印最旱,时在万历二十三年,利子那时定居南昌,和南昌的亲王以及名士友善,乃作《交友论》一书,献于建安王。《交友论》付印后,我国士大夫多加以阅读传诵,各地方也有翻印。

万历二十四年,《天主实义》一书初稿写成,利子以抄本送给友人传阅,直到万历三十一年才刻印发行。此书分上下两卷,每卷四篇,分论天主、灵魂、鬼神、人性、身后赏罚及耶稣降生等各端道理,每篇都用“中士问、西士答”的问答体裁。一问一答,步步前进,文笔通顺;说理也很明显,书中引用中国经典颇多。

利神父的另一著作是《二十五言》小册,在《天主实义》出版后刻印。二十五言为二十五章,每章很简短。书中劝人修德行善,克制欲情。人生的目的,为事奉天主,事天则应修仁义礼智信五德。这册小书脱稿以后,朋友们争相传阅。

利子也刻印了另一册圣教要理,书名《天主教理》,翻译方面,用了许多心血,以便各堂口有划一的经文教理。

利神父最后一册教理书是《畸人十篇》,出版于万厉二十五年,此书是同朋友的谈道书册,虽不能视为记实的文章,但十次谈道和所谈的问题,一定都是会有过的事实。北京的士大夫看到三位从西方来,碧眼长须,身穿儒服的人,口谈圣贤之道,执笔能写中国文章,开卷能讲西洋科学。他为人不要不官,传授天主的教义,大家当然赞同《畸人十篇》序上,王家值所说的:“深叹利子之异也!”都愿意和他谈道,探询他所传的教义。利子很喜欢这种谈道的问答,给他一个很好的传授机会。便把谈道的问答编辑成书,使没有机会和他谈道的人,藉著书也和他谈道,也能听他宣传教义。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