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神父与中国宗教

附录:利玛窦神父与中国宗教

1582年到澳门,1610年在北京去世。在这三十多一些的年头中,利玛窦神父学会了中国人的说话和生活方式,对中国的文化有了惊人的知识。他当然也认识了中国人的宗教。

是的,利玛窦是天主教的传教士,他所以来到中国,无非是为向中国人传扬福音,诱导他们归依基督,进天主教。这对他对中国人的宗教的知识及所持的态度不无影响,但并不至于使他根本无法认识,或必须怀有敌意的地步。无论如何,在本文中,我们实事就是,首先根据利玛窦的书信和《中国札记》来探究他对中国人的宗教的知识;接着,根据他的《天主实义》来考察他对中国人的宗教所持的态度;最后,就利玛窦的传教目的来评论利玛窦对中国人的宗教的知识及其所持的态度的是非得失。

一. 利玛窦对中国人的宗教的知识

甲. 他的书信

利玛窦的书信流传到今日的并不多。从这些书信中我们知道,利玛窦到中国后,不久便与中国人的宗教有了接触,最使他惊讶的是中国人的迷信,和对神职人员的不尊敬。1583年,当他尚在澳门,没有进入中国内地时,便写信给巴都阿德.富尔纳里,告诉他说:

“中国人崇拜偶像,但祈求一个恩典,不获得时,便打神像。他们敬拜魔鬼,只求不加害于他们就是了,而对真天主的崇拜反而不放在心上。对祭司也不太尊敬,因此对我们欧洲人的如何尊敬神父而感到惊奇。”

利玛窦于1583年9月10日来到肇庆定居。次年他写信给西班牙税务司司长罗曼先生,尚把儒教与像佛教和道教一律说中国人的三个教派,没有分别。

“中国共有三个教派:为释教,道教和儒教,而以后者最出名,他们不信灵魂不死,而且计较其他两派的教义以及鬼神,他们只感谢天与地,因为他们由此而得了不少恩惠,但并不向天地要求天堂的福乐。”

但是,在1855年写给耶稣会的总长阿夸维瓦神父的信上,利玛窦已指出中国社会不同阶层有不同宗教的现象。他认为中国上层社会人士都是伊比鸠鲁享乐派;下层社会的人则属于毕达哥拉斯派。后者承认灵魂不死不灭,相信轮回。担心吃肉吃鱼。利玛窦以为这种思想很早来到中国。但究竟何时来到,已无典籍可查了。总之是源于魔鬼。谈到魔鬼,利玛窦又说,魔鬼在中国,有名号与形象,很受人的恭敬。他笑中国人即恭敬魔鬼又害怕魔鬼。

乙. 他的《中国札记》

《利玛窦中国札记》是在作者逝世前不久写成的。札记的第一卷全面概述明代的中国,其中有三章讲到宗教。最后一章,即第十一章,讲撒拉逊人,犹太人和基督教的教义在中国人中间的迹象。这章在利玛窦写的意大利原文中没有。其中部分资料在原文中本是第十章中的一个段落。

原来,利玛窦在他原着的第十章里,讲中国人的各种宗教派别。在没有讲到中国人的儒教、佛教和道教三个教派之前,插入一段讲回教的话。当时中国人所称的回教实际上也包括了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一个派别。后来,金尼阁翻译利玛窦的中国札记,把这一段话从第十章抽出来,改写为第十一章,同时他又添加了一些新的资料。

第九章,不分什么教派,论中国人所共有的像择吉日,算命和看风水那样的迷信。这一章所记载的,严格而论,也属于利玛窦对中国人的宗教的认识的范围之内。

但是,在上述的三章中,最重要的是第十章。在这一章里利玛窦神父正式介绍中国人的三个教派。那就是:儒教,佛教和道教。利玛窦首先介绍儒教。他开门见山,便声明说:

“儒教是中国所固有的,并且是国内最古老的一种。中国人以儒教治国,有着大量的文献,远比其他教派更为著名。”

然后,他循序阐述这个教派的信念、经典。敬礼、和伦理。关于儒教的信念,利玛窦指出,儒教原来敬天,他说:

“从他们的历史一开始,他们的书面上就记载看他们所承认和崇拜的一位最高的神,他们称之为天帝,或者加以其他尊号表明他既管天也管地。看来似乎古代中国人把大地看成是有生灵的东西,并把它们共同的灵魂当作一位最高神来崇拜。他们还把山河的以及大地四方的各种神都当做这位至高无上的神的臣属而加以崇拜。他们还教导说理性之光来自天上,人的一切活动都须听从理性的命令。我们没有在任何地方读到过中国人曾把这位至高神及其臣属的各种神祇塑造成鬼怪,像罗马人、希腊人和埃及人那样发展为神怪或邪恶的主宰。”

利玛窦认为,由于佛教的影响,当时的儒教已经变为一种泛神论。他这样描述宋明理学家的形而上学说:

“这种教义肯定整个宇宙是由一种共同的物质所构成的,宇宙的创造这好像是有一个连续体的,与天地,人兽,树木以及四元素共存,而每桩个体事物都是其连续体的一部分。他们根据物质的这种统一性而推论各个组织部分都应当团结相爱,而且人可以变得和上帝一样,因为是与上帝同样的质料而造成的。”

利玛窦不承认儒教是正式的宗教。他以为儒教不过是一个学术团体,其目的是在恰当地治利国家和国家的普遍利益。所以他认为中国人可以同时是儒教成员和天主教教徒。

在介绍了儒教之后,利玛窦神父便从佛教的名称和起源说起,逐渐谈到佛教的教义,教规,礼仪,庙宇,以及和尚尼姑。在他看来,佛教与天主教有许多相同之处。佛教也从西方传入中国,它的教义近乎希腊哲学,甚至隐约触及天主教的天主圣三奥迹。庙宇里举行的敬礼好像天主教的礼仪,那里念的经仿佛是天主教的额我略歌调,连和尚穿的法衣也同神父的道袍差不多。更重要的是佛教也讲生后的天堂与地狱。利玛窦神父承认这就是佛教所以在起初很受人欢迎的原因。但是,利玛窦神父也在佛教里面看出魔鬼玩弄的把戏来。他说:

“然而,不管他们的教义中可以有怎祥的真理之光,但不幸却都被有害的谎言所混淆了。他们对天和地的观念以及说天堂是惩恶奖善的地方等等,都是十分混乱的;他们无论在天上或地上,都从不寻求死者灵魂的永生。这些灵魂被认为过一些年之后就重新诞生在他们所假定的许多世界中的某一个世界里。在那里,如果他们想要弥补罪过的话,就可以为自己过去的罪迂赎罪。这只不过是他们所用以影响这个不幸国家的许多荒谬的学说之一。”

在介绍了儒教和佛教之后,利玛窦才谈到道教。如果说对佛教利玛窦怀有几分敌意,对道教他可以说只有轻蔑。他援引了道教人士讲的一个故事来证明这个教派的不正经说:

“他们讲了一桩现在这位姓张的天师的故事,他的前任姓刘。有一大,刘大使骑一条白龙降凡,姓张的原是一个圆梦的,他邀刘天师赴宴。当这天上来客正在大吃大喝之际,他的主人跳上了白龙门,骑着上了天,他夺取了宝座而一直不准刘天师重返天庭。然而,这位不幸的被逐者蒙这位篡位皇上的恩准去主持一座山,据说他现在就住在那里,但全部被剥夺了他原来的尊荣。所以现在那些可怜的百姓承认他们所尊奉的是一今假天师,一个篡位者和一个暴君。”

对这他人为不正经的教派,利玛窦简略地提起了起源、敬礼以及祭司们的生活和职责。他说:道士们的特殊职责是"用符咒从家里驱妖”,他知道道士参加皇家的祭祀,也知道平民请道士办丧事。他更谈到道教鼓励人修炼做神仙的事。

在明朝很流行三教归一的思想。对这思潮利玛窦的批评最是严厉:

“目前在中国大多数的知识分子主张《三教归一》。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说法,只能制造混乱。持这种意见的人自作聪明,认为宗教越多,对国家越有好赴。其实恰好相反。因为什么都信,等于什么都不信。就这祥,在这个国家里,有的人坦白承伙不信,有的人被骗跟从迷信,结果绝大多数的百姓陷入在无神他的深渊里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