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神父与中国宗教

二. 他对中国人的宗教所持的态度

以上是讲利玛窦对中国人的宗教的知识。现在我们要谈谈他对中国人的宗教所持的态度。因为我们是要从他的汉语著作《天主实义》一书出发来谈这问题的,在谈论之前,我们先对《天主实义》一书的性质作一番澄清。我们先分别介绍《天主实录》和《天主教要》。《天主实义》与那两部书不同,不是一部为新信徒们学习天主教教理的课本。利玛窦根本没有意思在他的这部著作内介绍天主教的全部教理。

甲.《天主实录》

在《中国札记》中,利玛窦两次谈到撰写天主教的要理书的事。第一次是当他尚在肇庆的时候。那次所谈的是他的年长同伴罗明坚神父的《天主实录》。第二次是在1601年以后。那时果阿宗教裁判所证书来到,允许在中国的神父们印行教会经书。这次利玛窦谈到两部教理书。一部是《天主教要》,另一部才是《天主实义》。

《天主实录》的原稿是拉丁语,题名《天主史略》,由罗明坚与。戈麦斯神父合作撰写。据戈麦斯神父在1581年10月25日寄给罗马耶稣会总院的报告,这部拉丁语著作的内容是关于世界起源的简略的历史,同时也是可以用来作为讲解天主教教理的课本。《天主史略》大约在1581年已写成,华语翻译不久便出现,但是直到1584年才正式刻印出版。关于这部在中国首次印行的天主教教理书,利玛窦的《中国札记》这样记述说:

“神父们受到胜利的鼓舞,变得更大胆了一些,在家庭教师的帮助下,他们用适合百姓水平的文体,写了一部关于基督教教义的书。其中驳斥了偶像崇拜各教派的一些谬误,所发挥的主要论点都引自自然法则的例证,是很容易被人接受的。其的则特别保留下来作力教导新信教徒之用。”

这些话不过宣布了利玛窦的意愿。事实上,拉丁语的《天主史略》是一部彻头彻尾作为教导新信教徒之用的书本,华语的《天主实录》,虽然由于上司范礼安神父的吩咐,"驳斥了偶像崇拜各教派的一些谬误,所发挥的主要论点都引自自然法则的例证”,在大体上却依然保持看《天主史略》的原来面貌,仍旧是一部教导新信教徒之用的书。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后来利玛窦,在范礼安神父的鼓励之下,决定另写一部《天主实义》来取代它。为了同样的缘故,即使在利玛窦的《天主实义》已经广泛流行之后,孟儒望神父还是不厌其烦,把《天主实禄》略加修改,重新印行,来应付新信教徒学习教理的需要。至于利玛窦所设想的"很容易被人接受的”那部书,则有待于他后来自己撰写的《天主实义》的问世了。

乙.《天主教要》

《中国札记》同时谈到《天主教要》和《天主实义》的问世。关于这事,利玛窦意大利原文和金弥格拉丁语改写的《中国札记》的记述,彼此略有出入。意大利原文把这两部书的出版分别记述,十分清楚。拉丁语译本却把它们弄得含糊混乱了。意大利语的《中国札记》这样记述新编《天主教要》的问世,说:

在这时候,神父们得到了宗教裁判所的准许,可以印行这里的天主教会所需要的经本。利玛窦神父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印行一部新编的《天主教要》。这是一本包括新信徒们所必须知道的经言和要理的小册子。书中附有简略的注解,特别是关于七件圣事的。这新编的《天主教要》是利玛窦在其他的神父们的协助之下重新订定的。在这以前,已经有过华语的《天主教要》,不过是由翻译人员写成的。他们并不太讲究译文对原文的忠实。因此,每个会院都有自己的《天主教要》,经文彼此不同,给新信徒们造成不必要的混乱。我们的新信徒们惯常是到处走动的。

从这段记载中,我们已经看出,《天主教要》是一部为新信徒们学习天主教的经言和要理应用的经本。利玛窦在1605年5月9日写给德、法比神父信中,详细地解释了这本书的内容,更给我们一个有力的作证。

假使可能,我将把目前正印行的《天主教要》寄给你一本,让你看看我们所费的辛苦。我们一直十分需要有这样的一本教理书,但是要用中文把它写出来实在是困难重重。我们不知把它修改了多少次。我们在中国有四个会院。每个会院都有自己的译本,译文则彼此不同。这次印行的新编《天主教要》是经过仔细校订的,并且又增添了一些资料。为了统一起见,今后四座会院只许印行这译本,其他译本一律作废。为了翻译这本教理书,我们不得不采用许多在中国还是新的教会名伺,但是我们第一次用到这样的名词时,便插入一段用较小的字体写出的文字来给它解释。这本教理书的内容,首先是天主经,其次依序为圣母经、天主十诫,信经。十字圣号,身形善功、真福八端,七罪宗、七个相反的补救德行,肉身五官,灵魂三司,三超德,最后是七件圣事。我们用小字体给七件圣事分别作出注解。这注解虽然简短,却相当完备,足以使人明了各件圣事的意义。

丙.《天主实义》一书的性质

如果说《天主教要》是一部为新信徒们学习天主教的经言和要理的读本,《天主实义》则是向非信徒们宣传天主教的读物。它们是两本性质很不相同的书本。意大利语的《中国札记》原本,在记述了新编《天主教要》的问世之后,才谈到《天主实义》。它这样继续记述说:

“当神父们还在准备为新编《天主教要》撰写一部更详细的解释时,利玛窦的《天主实义》出版了。这部书是在好几年以前已经写成了,所有神父们也都在应用看。这部书并不讲论天主教会的所有信理。信理是讲给慕道者和已经归依基督的信徒们听的。这部书只涉及几条大原则,特别是人的理性探知和懂的的大原则。这样,不论是信徒或不是信徒,即使是在神父们目前还不能去到的辽远的地方的人也都可以读这本书,都读得懂。这本书的宗旨是为那惟有凭着信德和天主的启示才能知道的信理铺路。它的内容包括:天主创造并栽制天地万物,人的灵魂不死不灭,人死后有善恶赏罚,辨排轮回与戒杀生的谬论,并说明守斋的真正意义。我们不但援引我们的圣书来证明我们立场的正确,而且也从中国人的很有权威的古书中摘引有关章节来为我们作证,使我们的著作更有说服力。

虽然在这部著作中我们并没有直接驳斥中国人各教派的所有错谬,但是我们的确已用了驳不倒的理由,也援引了我们的作家,从根本上推翻了与上述的真理不调和的中国人的谬论,特别是有关偶像崇拜和偶像崇拜者的谬论。至于孔子,他是中国文人们所信奉的教派的首领,我们以为很值得匀他联合,善意地解释他传流下的某些可疑的教训。这样我们很博得了不崇拜偶像的文人们的好感。

在这部著作的结束,我们也谈到了一些关于救世主基督来世的事,我们邀请读者向神父们请教写在别的书上的耶稣基督的教训。”

从此可见,《天主实义》与《天主实录》和《天主教要》的差别。它与它们不同,不是一部写给新信徒们读的书。它的内容并不包括天主教的全部信理,甚至连耶稣的死亡与复活的道理也未包括在内。这部著作的宗旨是在介绍天主教,引起读这对它发生兴趣,因而"向神父们请教写在别的书上的耶稣基督的教训。在这部著作第一版发行后,利玛窦立即寄了一套给耶稣会的总会长神父。这一套书本现在仍保留着。它的封面上有利玛窦的亲笔题词,明明注出这部著作是他心目中的天主教教理的第一编。第二编当时尚未写成,应该是《中国札记》上所说的神父们在准备为新编《天主教要》撰写的一部更详细的解释。

丁.补儒易佛

《天主实义》全书一共七篇。第二篇最简单明白地发表了对中国人的宗教所抱的态度。这一篇的题目是"解释世人错认天主”。在这一篇里,利玛窦首先驳斥佛教和道教的关于世界起源的主张。他认为"空”和"无”都不能是世界起源的原因。接着,他也反对与他同时代的儒教的主张。他认为"太极”是"理”,不是"自立体”,也不能是世界起源的原因。最后他谈到天主教的道理。天主教相信天主创造天地,是世界起源的原因。利玛窦认为天主教所信奉的天主就是中国古书中所说的"上帝”。

以下是利玛窦书中的几个有关片段:

“空”和“无”不能是万物起源的原因

中士曰:我中国有三教,各立门户:老氏谓物生于无,以无为道;佛氏谓色由空出,以空为务;儒谓易有太极,故惟以有为宗,以诚为学。不知尊旨谁是?

西士曰:二氏之谓,曰无曰空,与天主理大相刺谬,其不可崇,尚明矣。夫儒之谓,曰有曰诚,虽未尽闻其释,固庶几乎?

“太极”也不能是万物起源的原因

中士曰,我儒言太极者是乎?

西士曰:余虽未年入中话,然窃视古经书不息,但闻古先君子敬恭于天地之上帝,未闻有尊奉太极者。如太极为上帝。万物之祖,古圣何隐其悦乎?

天主就是“上帝”

中士曰:我国我臣,自古迄今,惟知以天地为尊,敬之如父母,故郊社之礼以祭之。如太极为天地所出,是世之宗考妣也,古先圣帝王臣祀典宜首及焉;而今不然,此知必太极之解非也。先生辨之最详,与古圣贤无二意矣。

西士曰:虽然,天地为尊之说,未易解也。夫之尊无两,惟一焉耳;曰天,曰地,是二之也。我天主,即华言上帝。

接着,他便援引几句诗经上的话来作证,说:

周颂曰:“执兢武王,无兢维烈,不显成康,上帝是皇。” 又曰:“于皇来牟,将受厥明,明昭上帝。” 商颂云:“圣敬日跻,昭假迟迟,上帝是低。” 雅云:“维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

后来,信天主教的中国学者便用“合儒”。“补儒”和“益儒”,或“超儒”这样的词语来表示利玛窦对中国人的宗教所抱的态度了。侯外卢主编的《中国思想通史》的解释是:

〈一〉在对儒、佛、道三教的关系上,是联合儒教以反对二氏,这即所谓的“合儒”;
〈二〉在对儒家的态度上是附会先儒以反对后儒,这即所谓的“补儒”;
〈三〉在对先儒的态度上,则是以天主教经学来修改儒家的理论,这即所谓的“益儒”、“超儒”。

这是一种简便的说法。我们暂且保留我们的意见,待以后再谈到它。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