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史上的福音踪迹

一、寻觅基督宗教在华夏史上的踪迹

四百年!最近一次基督福音传入中国,迄今已四百年了。其间经过多少风霜雪雨,遭到多少艰辛苦难,流过多少人的泪水和血汗。一次次的教案,都在天主的慈爱眷顾下渡过了。今天,教会在中国所受四百年的苦难,虽然尚未完全沥尽,但是展望明日的前程,仍然显现一片锦绣的光明。

四百年,跟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历史相较,真是不成比例;四百年,与基督救恩降临人间、传播迄今的两千年时光相比,也是显得相当短暂。难道悲天悯人的天主,真的狠心让我炎黄子孙,在毫无亮光的黑夜中,度过漫长的四千多年?难道以救世为志的父神,真的忍心让我孔孟老庄之徒,在听不到一丝救恩喜讯的寂静中,继续生活一千五百多年?

不可能!我们的信仰告诉我们不可能。悲天悯人的天主不可能这样狠心;以救世为志的父神不可能这样忍心。于是,我们这一群身为中华儿女的天主子民,虽然自知卑微鲁钝,才学能力都不足,但是我们要追寻。要寻觅天主手指在中华文化演化历程中,所遗下的痕迹;要寻觅天主使者在中华大地为传播福音,而留下来的踪迹。

果然,经过辛勤的努力,经过细心的查证,我们笑了。天主果然没有弃置不顾孔孟老庄之徒。从起初,天主就藉了我们远祖先圣先贤的口和笔留下了祂的动人的启示,这些教诲绵延不断地在中国历史上流传,代代都奉为圭臬,作为人生修养的指标。这些就是天主撒在中华文化沃土里的福音种子,是漫漫黑夜中的光亮星辰;四千多年,炎黄子孙并非在全然黑暗之中度过。基督救恩降世以后,天主的使者也曾一而再地,历尽千辛万苦,冒着生命危险,运用各种方法,进入华夏中原。他们的足迹确曾踏遍了中国全境,遥远的东北辽金,偏僻的云南贵州,都留下他们曾经到过的证据。

传说中,耶稣亲自拣选的宗徒多默来到过中国。这一传说迄今仍盛行在西亚一带的若干基督教派里。传说指称:多默宗徒曾经印度抵华,在劝化了若干中国人之后,再回到印度的东南海岸,就在那里去世。可是仔细研究各种的有关史料后,我们发现证据并不很可靠。何况,在中国正史上,连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所以,我们并不把这一传说列入正式记录。

此外,比利玛窦早三百年,即在元世祖忽必烈时代,方济会士已经到了中国北京成立了总主教区,福建泉州也成立了教区。

景教传入中国,比方济会士更早六百多年。景教的西文名字译作聂思脱里教。聂思脱里是公元第五世纪的人,原是天主教君士坦丁堡的主教。由于他倡导耶稣有“神人两位两性”之说,进而主张玛利亚仅系耶稣真人之母,并非天主之母,而与教宗领导的天主教会分离。自第五世纪至十四世纪,景教在西亚和中亚一带传播甚广。公元六三五年第一位景教传教士阿罗本抵达长安,大受唐太宗欢迎。

景教的礼仪和圣事,与叙利亚礼相同,圣秩神品一脉相传是有效的,而且他们留在中国汉文典籍文献的教义,都和正统天主教教义相符。

慎终追远,是中华儿女不可忽视的美德,所以遍布在世界各个角落的华裔同胞,有生之年都念念不忘在记忆中追根。四百年前,利玛窦神父抵达北京后不多年,就体会到了中国传统中这一美德。他认为在中华的天主教会也应具有这一美德,回到祖先的时代中,为自己的信仰寻觅曾经有过的踪痕。

利神父是近四百年中华基督宗教里第一位有心的寻觅者我们步武他的后尘也来寻觅基督宗教在华夏史上留下的迹痕。缅怀前贤,策励明日兴盛的中华教会。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