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史上的福音踪迹

五、唐武宗黜佛对在华景教的影响

景教在唐朝第一个太平盛世-“贞观之治”时,由阿罗本传入中国,因着政治的稳定,政府的礼遇,而逐渐在中土传扬开来。中间虽经历一些小波折,但皇室的荫庇之下,不但没有因而衰落,反倒发展得更快。

唐武宗在西元八四一年即位,年号会昌。当时的道教奉老子为始祖。传说老子姓李名耳,恰好与皇帝同姓,因缘附会,道教就因此兴盛起来。武宗继位,先由道士赵归真手中接受了道教法箓;四年后,又授给赵归真“道门教授先生”的名义,跟随学习道法。会昌五年,赵归真又怂恿武宗皇帝颁发灭佛诏谕,拆毁佛寺。赵归真为了使道教成为中国唯一的宗教,再上书武宗皇帝,奏明邪法不可独存,灾祸因而延伸到景教。这是景教势衰的开始。

武宗皇帝下诏灭佛后,景教的外国传教士,大都被迫遣送回国:中国的传教士,也都还俗回家。这次教难,已使景教受到严重的打击,但还不算致命的一击,因为武宗在第二年便去世了。宣宗皇帝继位后,反而杀道士赵归真,收回武宗灭佛的诏谕,重新再度僧尼,增建佛庙寺院。景教的传教士,也设法努力恢复原来的势力。

宣宗虽然废除灭佛的诏令,但对于佛教、景教等外来的宗教,并没有像唐朝初年一般的大力提倡;晚年又再喜好道教,所以景教始终无法恢复到宣宗时的盛况。宣宗以后的皇帝,对景教也不重视,因此随着唐朝的灭亡,景教也就更加衰落了。

唐朝灭亡后,中国演变成五代十国的纷乱局面。中西交通停顿。西方的景教传教士,虽然愿意到中国来传教,也无法成行。因此五代时的景教,就这样慢慢的衰落下去。西元八九三年,景教在叙利亚所编的全世界景教主教座堂表中,就没有中国主教座堂的名字。由此,可知,当时中国境内,景教教友必定不多,所以,没有再设主教的必要。

五代十国以后,宋太祖统一中国,集权中央,重文轻武。因此宋代的文学发达,佛道两教也很兴盛。当时的读书人和高僧、道士们互相来往,而形成了理学的思想。儒家、佛教、道教既然兴盛,景教更是难以立足了。西元九八零年,全世界景教领袖伊拉克巴格达的宗主教想知道中国教务的情形,曾派遣传教士到中国巡视,这位传教士所做的调查报告中说:“中国的景教刚刚毁灭,教友绝迹,景教寺都被拆毁中国境内只剩下一位景教信徒了。”

但是我们从历史的遗迹中可以知道,这位传教士,一定没有走遍全中国。因为在宋太宗时,在陕西、河南、河北、四川等地,仍有景教信徒存在。所以他的巡视和报导仅是片面的。

宋朝长安志上就记载说:“义宁坊,本名为熙光坊。义宁元年改名,在街东之北,是波斯胡寺,真观十二年所建。”这里所说的波斯胡寺,名称,没有改变,也没有提到被毁或改做其他用途。可见这座景教寺仍然存在。寺庙存在,附近一定也住有信奉景教的信徒。

此外,唐宋八大文学家之一的苏东坡,在西元一零六二年到一零六五年间,曾三次到长安附近的大秦寺游玩,并作诗留念。这座大秦寺应当是唐代建筑物。可见陕西的大秦寺在公元十一世纪,仍然存在,没有毁灭。从苏东坡的弟弟苏辙,在回答他哥哥的诗中,我们也可以知道当时景教的情况。里面有两句“大秦遥可说”和“僧鲁不求禅”,不但证明当时的读书人知道景教是来自遥远的大秦,耶因为这些僧侣仍信奉景教,不求禅而被看做鲁钝。

但到了十二世纪末,景教的中心地区陕西,已没有景教的遗迹可寻了。长安附近,苏东坡兄弟曾游玩过的大秦寺,已沦为废寺。虽然边疆仍有少数信奉景教,但在中原景教可算是完全灭迹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