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史上的福音踪迹

八、汗八里总主教孟高维诺的开教

唐武宗时的罢黜佛教政策,使得基督宗教在中国曾经一蹶不振。四百年后,天主教开始正式派遣传教士来华传教。公元一二七六年,教宗尼古老三世派遣五位方济会士来华往见蒙古的波斯可汗。他们携有教宗的信函,不只会见了波斯可汗,还继续前行到达北京,晋谒了元世祖,但他们并未留在中国传教。其后,公元一二八九年,教宗尼古老四世又派遣了一位方济会士孟高维诺来华,以教宗钦使的职衔在元朝首都汗八里,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展开传教工作。这是第一位来华传教的天主教司铎。

孟高维诺神父,公元一二四七年生于意大利南部,出身名门贵族,自幼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成年时追随圣召,成为一名方济会士。孟神父接受了教宗派遣后,怀着救灵热火,离开欧洲,途经印度,乘船渡过麻六甲海峡及南中国海,辗转于公元一二九四年到达中国大陆,在福建的泉州海港登陆。

孟高维诺神父开创了天主教在中华民族的传教事业。关于他在华创教及发展经过的资料来源,绝大部分是取自于他自己在北京时,给罗马教廷所写的两封信。这两封信在我国的传教史上,是相当重要的文献。

孟高维诺神父抵达北京后,立即就开始有计划地展开传教工作。由于他平日的德表和善劝,使得当时入教的人数增加很快,甚至包括许多原先信奉景教的蒙古色目人。从这除步的成果中,我们不难看出:福音种子在中国的成长,正合天主的圣意。天主藉传教士的辛勤,开始了福音传播于中华境内的另一新纪元。

孟高维诺神父来到中国的第一年,便劝化了当时的高唐王、阔里吉思皈依圣教。几年后,获得皇帝的许可,在北京城里建筑了第一座大教堂,并将这座教堂取名为“罗马教会圣堂”。教务进展的很快,不到十年,孟高维诺已为六十多人付了洗。他非常重视“礼仪”,于是就收养了四十位、由七岁到十一岁的儿童,给他们付洗,教他们念拉丁文和日课经,每天按时打钟,吟唱早晚课。

孟高维诺神父的传教工作一天一天的发展,愈来愈欣欣向荣。没有多久,景教徒开始散播谣言,说孟高维诺是间谍、骗子等等。由于景教比天主教先进入中国,这时已大获民心,所以情势对孟高维诺神父极为不利。朝廷方面,甚至也因为景教徒所散布的谣言的压力,将他拘禁起来,险遭杀身之祸。幸好有人出面承认所加之罪,是来自造谣诬陷,才使冤情得以洗清。尽管在中国传教很艰难、景教徒又屡次为难,但是这些都阻挡不了孟高维诺神父的传教热火。他在遭受迫害的情况下,仍然奠定了元朝在华天主教的基石。

孟高维诺神父传教很,卖力、工作很辛劳、付出了过度的体力和心力,所以五十八岁时,就已觉得自己年老力衰了。他深知若要传教薪火继续维持发展,必须要有后援者来继承,于是他向罗马教廷呈上请求要求派遣更多的司铎东来分担他的工作。教宗格肋孟五世受到孟高维诺的求援信后,立即祝圣了七位方济会士为主教,于公元一三一三年来到中国,祝圣孟高维诺神父为北京教区从总主教,并授权统理整个中国的教务。

开教是艰难的,往往还会遭受殉道杀身的,命运。传教工作渐入佳境、此时景教徒又再伙同一群回教徒,对天主教人士展开迫害行动,先后杀死了四位方济会士,并阻挠人民归化。

公元一三二八年,孟总主教终因积劳成疾而与世长辞了。他的葬礼是按教会仪式隆重举行的,参礼的不只有天主教徒,许多教外人士也都前来凭吊致敬,可见这位伟大传教士的生平名声良好。

在华教会的阴影,虽然随着孟总主教的去世而越发显著,但对天主来说,这是光明来临前的黑暗,中华教会终究建立起来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