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史上的福音踪迹

九、汗八里及刺桐教区的教务发展

元朝时代,被称为“也里可温”的基督宗教,盛行在中国,并发生了相当的影响力。方济会士孟高维诺神父受教宗派遣来华传教,来华之后,并获得当时皇帝元世祖的支持,顺利的在北京城推展教务。

孟高维诺神父在北京传教时,由于获得皇帝所宠信,而得以深入王室及民间。孟神父除了深受民间百姓的欢迎外,其他的教士们也获得朝廷方面相当的礼遇和支持。首先是高唐王阔里吉思的归化。阔里吉思原来是位景教徒,后因孟神父的劝化而皈依,在皈依不久之后,便由孟神父的手中领受了小品,积极协助传教,并在孟神父举行弥撒时虔恭辅祭。阔里吉思管辖内的百姓,也都跟随皈依入教。阔里吉思又慷慨捐建天主教在中国的第一座大圣堂,取名为“罗马教会圣堂”。在这座圣堂中,孟高维诺神父训练了一批唱经班,每天按时吟唱,朗朗的唱经声传入宫廷内虽然没有使年老的元世祖皈依,却也对他产生莫大的吸引力。十余年来孟神父以第一座圣堂为中心,在那里宣讲福音,开始时已有六十余人领洗入教,孟神父认为当时若不是景教徒的迫害与阻扰,也许皈依的人数会达三万人以上。

继阔里吉思之后,元朝政府最高行政机关中书省所属的传教士更是以礼相待,当时所有传教士的一切费用开支,都由崇福院供给;并且抑制景教徒迫害天主教。爱薛大臣及其夫人都是生于东罗马的基督徒,加上外籍基督徒的资助,对于在中国除兴起的圣教会,有极大的贡献。在这期间,元朝的天主教进入了扩展时期,每一位会士都能由皇帝那里获得丰厚的薪俸,会士们利用了这些薪俸建立了一座修院,并在泉州、北京一带建筑了圣堂及传教基地。当时民间百姓也热烈响应这份传教工作,纷纷捐款赞助。由于当时传教工作大部分是在北京和泉州一带进行,所以今日对于传教史料的发现也都以这两处为最多。

泉州当时名叫刺桐,自唐朝开埠以来,一直都是一个国际港口;到了元代,贸易更是兴盛,有“中国第一商埠”之称。在这里寄居不少奉天主教的外侨。孟高维诺神父被祝圣我汗八里总主教后,看到泉州侨居的教友需要照管,于是便成立了刺桐教区,委派亚布尼为首任主教。

亚布尼主教首先致力照管泉州城内的教友,不久之后,他便派遣其他传教士到浙江、杭州和江苏扬州等各大城市宣讲福音,教务也因此大获进展。

虽然传教事业在元朝曾获得相当的支持,但不得不提的是,当时的景教徒对教会的迫害,使得教务大受阻碍,并杀害传教士,及迫害教友等等。这些都是日后教会在中国之所以中断的原因之一。

自从孟高维诺神父被派遣来华,比被祝圣我总主教后,罗马教廷也还陆陆续续的派遣会士来华支持协助。元朝每一位在华的传教士,都是热心事主,不惜为主捐躯的人。首先,在印度就有四位欲来中国而未成功的致命会士;接着是在中国帮助孟总主教,宣讲多年的和德理神父,死后被教会列封为真福品。

虽然,不断有会士来华传教,但由于“庄稼多,工人少”。且当时又没有中国本地的神职人员来延续薪火,在此情况下,一方面须极力抵抗景教徒的迫害,一方面又须要照顾五万多名教友,自然使得教务难以继续扩展。

公元一三二八年,孟总主教历经三十余年的辛劳之后,逝世于北京。从此以后,一方面由于缺乏教会的领导人员,一方面也因为一步步的走向衰微,于是天主教在华的传教运动,也因此由绚烂之中告一段落。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