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上五】

5. 基督福音满足了罗马帝国的精神需要

  罗马帝国草创时代,帝国境内已经有多种宗教存在。耶稣基督所创立的天主教会固然是承袭旧约犹太教的教义传统,并予以彻底更新,毕竟在帝国境内仍是一个新兴的宗教。这个新兴的宗教的传扬可能遇到其他已有的宗教的阻力,但也可能在这些宗教中找到已经为它耕好的良田沃野。
大致说来,罗马帝国境内的古老宗教可以归纳为三类:

第一类,传统的宗教:传统的宗教又可以分为乡村的宗教和城市的宗教。乡村的宗教一向都很活跃,但没有明确固定的教义,一般都和大自然的生态循环有关。这些宗教的仪式不外在对大自然的神秘力量表示崇敬,因为这些力量保障了四季的循环,孕育了大地的生产,使牲畜繁殖,使家庭添丁生子。乡村宗教所敬拜的对象大都是保护土地、农作、牲畜和家庭的神明。到了第五世纪,罗马帝国境内的乡村大都已经接受了基督信仰,那些先前的乡村宗教所遗留下来的某些习俗观念也移植到基督信仰教会团体中,成了地方教会民俗的一部分。

至于城市的宗教,这在古希腊和意大利半岛的拉丁城市已经很盛行,当时每个城市都有自己敬拜的神祇。罗马建立帝国,统治地中海四周之后,这些希腊和拉丁的神明更是到处林立,而且建立等同的关系,希腊的宙斯神(Zeus)等于罗马的朱庇特神(Giove),赫尔墨斯神(Hermes)等于墨丘利神(Mercurio),波塞冬神(Poseidone)等于内图诺神(Nettuno),如此等等的。不过,由于罗马帝国统治各地后,所有的城邦都失去了独立,因此这些城市的宗教便慢慢地衰微下去,变成了外表的形式,再也无法满足人心灵的真正宗教需要。虽然如此,一般人还是遵循古老的宗教传统,因为这些到底还是祖先遗留下来的习俗。奥古斯都称帝之后,曾设法恢复这些宗教的生气,因为他认为宗教与社会有密切关系,具有社会作用,执政人士即使对宗教教义存疑,但是参与本城的宗教敬礼仪式乃是文明的表现。

第二类,对统治君王崇拜的宗教:这种宗教崇拜源于东方,却为马其顿帝国亚历山大皇帝的继承人,也就是希腊各君王所发扬。当罗马帝国也东施效颦,设法在帝国境内推广这种崇拜时,人们都觉得很稀奇,这在西罗马帝国尤其如此。

这种崇拜君王的宗教其实就是为政治服务的宗教,它和本世纪仍在全球某些极权独裁国家中盛行的领袖崇拜现象相去不远,所不同的是古代的君王没有现代专制独裁者那些屈服国民百姓的法宝而已。当然,昔日的君王并非每个都好大喜功,狂妄自大,其实大部分都还相当有分寸,对人民的崇拜并不乐此不疲。一般而论,东罗马帝国各行省喜欢把仍在世的君王当作神明来事奉,在西罗马帝国则要等到君王死后才把他当作神明来供奉。在罗马,参与崇拜帝王的活动被视为在政治上效忠的表现,这种参与到了第三世纪变成了必要的行动,首先是帝国的行政长官和军人有义务参与祭拜已经去世并被神化的皇帝,后来连老百姓也不能例外。当基督信徒也被迫参与祭典时,他们以为可以对皇帝表示尊敬,但拒绝把他当作神、当作上主来敬拜,因为只有天主和基督才有资格被遵奉为神和上主。

第三类,时代思潮的宗教:这种宗教情愫是由时代多种不同的心灵需要所汇聚而成的。当基督信仰在罗马帝国草创之初诞生的那个时期,帝国境内有许多居民都离乡背井,到别处去生活,这些人大都是奴隶、军人和行政人员。这种移民潮形成了各色各样的人杂居的现象,很多人都不再、也无法参与敬拜自己本城本乡的神明的活动。于是,他们对自己原先的传统宗教信仰渐渐地冷淡下去。处在这样的时代社会心灵状态中,有些宗教思潮便陷入怀疑论之中,但有更多的思潮开始寻找新的神明以求安慰大众。

那些寻找新神明的思潮中比较具有哲学倾向和内容者,都开始慢慢走向一神论的道路上,他们希望找到一个唯一的、超然的天主,也希望信奉一个比较严肃的宗教,在这个宗教中,他们既有应尽的义务,也能在不幸时得到支持。斯多葛派哲学(Stoicismo)就是属于这类的宗教思潮,这种思潮要求人服从大宇宙的秩序,接受宇宙运行的安排。这是哲学走向一神论的一种思潮。
斯多葛派哲学并没有严厉批评古老的宗教和多神论,而是给以新的解释,它以为过去的多神宗教现象只不过是以不同的方式在谈论、在敬拜同一个神而已。值得重视的是斯多葛派哲学思潮的人很强调净化个人的内在伦理道德生活,他们甚至推崇苦修生活,人们称这个带有浓厚宗教气氛的哲学思潮为'禁欲主义'。

斯多葛派哲学宗教观在罗马帝国很受欢迎,它打入社会各阶层中,得到民众热烈的反应。那些从小亚细亚和埃及等地来到罗马的奴隶、军人和政府官员中,有很多是斯多葛派思想的信徒,他们把小亚细亚和埃及的宗教思想和生活方式介绍到罗马都城和整个西方世界,满足了许多人的内心需要,填补了他们的精神空虚,解决了他们的存在危机。这些来自东方的宗教不像帝国原先那些宗教只重外表形式,它们有的是游行、歌唱和扣人心弦的音乐,确实能抚平人心的焦虑。它们教导信徒如何开始以神秘的方式途径与神会晤,而信徒经过多次的心灵净化之后,自己也觉得获得了拯救,并归属于一个优越的团体。过去那些传统的乡村宗教所举行的崇拜仪式,是在庆祝大自然四季循环中万物的死去与复生,这些新宗教则在庆祝信徒本身原有的生命的死去和复活,以进入新的生命中。

这些东方宗教传到罗马和西方世界,大有泛滥成灾之势,难怪当时罗马有个诗人写了一首戏谑的诗说:“奥龙特(Oronte)河的排水沟已经伸延到泰伯河(Tevere)里了”。奥龙特河是小亚细亚的一条河流,泰伯河则是贯穿罗马都城的河流。

罗马帝国诞生之初,东方多种宗教已经汇聚到罗马,而且渐渐有熔为一炉、形成一个普遍唯一的宗教的趋向。就在那个时候,基督信仰也出现了。这个新的宗教同样来自东方,也具有满足人们提升伦理道德生活、渴望得救的需要的能力。然而,基督宗教却和其他任何宗教不一样,它不愿为了迎合别的宗教的而牺牲自己的教义,更不愿和其他宗教混为一谈,它独树一帜,在初世纪的时代与其他宗教并存。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