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上七】

7. 不被初世纪罗马帝国所了解的基督信徒

  自从第一世纪末叶基督的福音开始在罗马帝国境内传开以后,教会信友的人数逐渐增加,他们的生活态度和方式与别人不同,与基督的绝大部分同胞犹太人的传统信仰和生活方式更是大异其趣。在罗马帝国统治之下,犹太人享有与帝国其他行省的居民不同的权益,所以他们到处设法让别人看出他们与基督信徒有别,甚至不承认基督信徒是他们的一份子。然而,基督信徒的人数渐渐增多以后,便形成社会上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这股力量在统治者眼中就成了一个问题。

基督福音所教导的为人处世之道,所宣讲的人生观,所崇拜的对象,不但与基督信仰所出自的犹太教不同,与罗马帝国的思想风尚更是风马牛不相及,甚至背道而驰。因此,在基督所创立的教会刚刚发迹的时期,基督信徒在宗教信仰活动上总是比较谨慎小心,不愿张扬,甚至闭门举行,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可是正因为这样,他们的信仰生活方式反而引起了别人的怀疑和猜忌。换句话说,基督教义来自东方,而当时的基督信徒又不少是外来的移民,他们的思想和生活方式不容易叫别人了解,许多人认为基督信仰是一个教派,既然是个教派,就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东西。这就是罗马帝国世界为什么对基督信徒不太信任的理由。当时虽然有些护教作家,也就是为保护基督信仰而写作的人士发表著作,为信仰辩护,毕竟没能阻止帝国掀起的迫害教会的风浪。

迫害教会必须要有控告作根据,而那些控告大都是一些卑鄙的造谣和诽谤,另有一些则是知识份子反驳基督教义的言论。那些言论即使是今天这个时代,仍然可以听见。

关于对基督信仰的造谣与诽谤,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指控基督信徒是无神论者:基督信徒之所以被指控为无神论者,因为他们不参与敬拜罗马皇帝的传统礼俗,也不附和那些来自东方的各种宗教流派,所以被认为是没有宗教信仰者。须知在那个时代,没有宗教信仰乃是背离正道的表示。既然社会上有这么多背离正道的人,则社会还能平安过日子吗?断不可能!罗马帝国所崇拜的众神既然被基督信徒所奚落,还能袖手旁观吗?决不可能,他们必定以种种天灾人祸来惩罚帝国,当时所发生的洪水、地震、瘟疫和蛮族的入侵,就是众神发怒的迹象。很多人认为基督信徒必定崇拜一个不可告人的对象,深怕别人洞悉他们的崇拜仪式,他们所敬拜的可能是一头驴子,或是一个被判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恶棍。

第二类,指控基督信徒乱伦:基督信徒经常在夜间闭门聚餐,然后一起祈祷,并举行纪念基督的晚餐仪式。那些不了解和好奇的人,尤其是不怀好意、蓄意中伤的人,便诽谤基督信徒利用夜间来聚会狂欢,甚至在兄弟姊妹亲属之间从事淫乐的卑鄙勾当。

第三类,指控基督信徒吃人肉:我们知道基督信徒遵照教会的创立人耶稣基督的吩咐,要借着举行圣餐的仪式来纪念祂。耶稣基督所说的圣餐就是要吃祂的肉,并喝祂的血。可是耶稣所说的祂的肉和祂的血,是取自麦子磨成粉的面粉所烤成的面饼和葡萄所酿成的酒。在举行纪念耶稣基督的晚餐时,基督信徒相信他们所吃和所喝的,的确是隐藏在面饼和葡萄酒形下的基督的肉和血。那些觉得莫名其妙的人便指控基督信徒在夜间举行圣餐仪式的时候,把他们杀死的婴儿当作祭品,然后吃婴儿的肉,喝婴儿的血。

以上那些谣言和诽谤在罗马帝国境内流传得很广,但并不是大家都相信。虽然如此,有很长的一段时期,社会一般人都轻视基督信徒。第一世纪初年,罗马帝国派驻近东比蒂尼亚省(Bitinia)的总督兼作家普利尼奥(Plinio il Giovane,61-114 aC.)向罗马皇帝特拉亚诺(Traiano)奏书说:“基督信仰缺乏理性,是没有分寸的迷信”。第一第二世纪间拉丁文学家兼历史家斯韦托尼奥(Gaio Svetonio Tranquillo,70-140)则称“基督信仰是新的和有害的迷信”。同一个时期,罗马拉丁历史家兼总督塔奇托(Cornelio Tacito,54-120)在公元一百一十五年所出版的编年史(Annali,XV,44)中说:“基督信仰是可恶的迷信”。马可.奥雷利奥(Marco Aurelio)皇帝虽然明智,却也认为基督信徒顽固。第二世纪希腊文讽刺作家卢恰诺(Luciano di Samosata,120-192)形容基督信徒天真无知,让别人剥削、利用。

总之,所有散布流言、诬赖基督信徒的人,都不是真正了解认识基督信徒的人。正因为如此,有些知识份子开始慢慢研究调查基督信徒的思想与生活,他们阅读圣经,从中找出很多他们用世俗的标准价值无法理解和接受的观念,并予以严厉的批判反驳。这些知识份子中最有名的两位都是生活在罗马的希腊哲学家,一位是第二世纪柏拉图哲学者切尔索(Celso),另一位是第三世纪新柏拉图主义学者波尔菲里奥(Porfirio,234-305)。他们两人从三方面攻击基督信徒:

第一方面,他们认为基督信徒是即可怜无知、又自以为是的人。这两位希腊哲学者发现基督信徒都来自低层社会,所从事的都是低贱的行业,例如鞋匠、纺织工人、以及种种粗重的工作。老弱妇孺和奴隶是教会争取的对象,因为这样的人比较单纯无知,容易相信。他们又认为基督信徒破坏罗马文明的价值秩序,因为罗马文明所推崇的是既有知识学问、又富裕安适的生活,劳动是仆役的事,是没有尊严的行为,而基督信徒却宣扬为人服务牺牲,重视低贱的工作,甚至为此引以为荣。尤有甚者,基督信徒还相信妇女儿童能够比丈夫和父亲知道得更多,这对丈夫和父亲的权威和尊严无非是一种威胁。

第二方面,那两位希腊哲学家以为基督信徒不是好国民,因为他们不参加本城的祭祀活动,也不参加敬拜皇帝的礼节,对祖先的习俗也不接受,更拒绝担任行政官吏和军事职务,对政治事务和帝国存亡毫不关心。切尔索写这些攻击基督信徒的话的时候,正是罗马皇帝马可.奥雷利奥率军在多瑙河畔对抗日耳曼蛮族的时候,难怪他说:要是每位国民都像基督信徒那样作的话,则帝国还能存在多久!

第三方面,这两位哲学家以为基督教义相反理性,他们反对的理由直到今天仍有人支持。比方说,他们认为基督教义所坚信的'天主降生为人'的道理是荒谬、无稽之谈,因为如果天主是绝对美善的,是永恒不变的,祂一定不会屈尊就卑,变成一个脆弱的婴儿;再说,为什么降生为人的事迹要等到那么迟才发生呢?至于耶稣这个人,他只不过是个可怜的人而已,他不像苏格拉底,有能力接受智者的死亡;他所宣讲的教义都是从埃及和希腊古代的宗教思想中抄袭而来的;他所说的肉身的复活,更是滑天下之大稽,骗骗人而已。

波尔菲里奥则认为旧约和新约圣经穿插着一些庸俗的神话,虚构神人同体同形的故事;新约圣经中那位和平慈善的天主与旧约圣经中那位威武善战的天主彼此矛盾,四部福音所记载的耶稣的受难史也互相冲突;还有,基督信徒的礼节也是不道德的,他们所施行洗礼只会鼓励人养成不良的习惯,因为只要一瓢水就可以一下子把人所犯的罪过全都赦免了,那还有谁怕作奸犯科呢?尤其不道德的是基督信徒举行的弥撒圣餐,虽然这个礼节仪式只是象征的意义而已,毕竟信徒心中觉得所吃的是人的肉,所喝的是人的血啊!此外,基督信徒彼此之间也分裂成不同的派别,互相排除对方。

以上所叙述的一切,都是罗马帝国初世纪时代基督信徒所遇到的民间、学者和官方的不良反应,这些态度对基督福音的传扬产生重大的阻力,也助长了迫害基督信徒的火焰气势。面对这种不利的局势,某些基督信徒只好挺身而出,从事护教的行动。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