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上九】

9. 公元第一第二世纪基督信徒所受的迫害

  公元最初三个世纪,基督信徒因为信仰的对象与罗马帝国执政当局和其他国民不同,生活观念与方式也和一般人有别,所以在帝国社会中,他们成了特殊、甚至不受欢迎的一群,遇到帝国境内发生动乱,基督信徒便成为中伤、诽谤和嫁祸的对象。虽然当时曾有很多护教学者作家以言以文字为基督信徒的正直忠诚辩护,但言者谆谆、听者藐藐,没能说服帝国执政人士和社会大众改变他们对基督信徒的态度。这便是教难发生的原始原因。

公元最初三个世纪中,基督信徒并不是继续不断地遭迫害,而且遭迫害的方式、地点和范围也不尽相同。比方说:内罗内(Nerone)皇帝迫害基督信徒的行动只限于罗马城,而戴克里先(Diocleziano)皇帝时代则把迫害行动扩大到整个帝国。在那三个世纪中,基督信徒并不是一直躲藏在地下墓穴(catacombe)举行他们的宗教礼仪活动,他们只有到了第三世纪初年才向政府购买了那些地下墓穴。而地下墓穴因为是政府租给人民的地方,所以不能成为基督信徒躲藏的场所。后人所谓的'地窟中的教会',一般是要说明初世纪的教会生活在不安全的状况中,当时的教友随时担心有被捉将官里的可能。不过,那时的教会也享受过一些相当长的平安时期。

每遇教难,必导致教友致命的现象。致命者的形象让我们想到他们是死于百般折磨的酷刑之中。但是致命者(martyr)这个来自希腊文的名词的原义是作证者、见证者的意思,这也就是说,致命者为了他的信仰而作证到底,至死不渝。对一位基督信徒来说,他坚决宣认他所信仰的耶稣基督是唯一的天主,除了基督,他不崇拜任何神明,也不认为有其他的神存在,基督是他信从的最终目标,世上人间任何帝王元首和权威都不能超越基督。一位基督信徒为他的这种信念坚持到底,甚至为此而捐躯,这便是致命,也就是所谓的殉道。

其实,致命是不得已的事,若非必要,基督信徒并不狂热地追求抛头颅洒热血,但若是必要,他们决不畏缩,就像基督一样,因为他们确信自己会像基督一样地复活起来。

公元第一、第二世纪,罗马皇帝并没有在帝国全境不断地迫害基督信徒,帝国的法律对基督信徒也没有很明确的规定,当时的迫害行动和事件一般只限于地方性,而且时间也不长。我们可以举出几个比较著名的例子:

曾经当过罗马帝国总督的著名历史家塔奇托(Cornelio Tacito,54-120),在公元一百一十五年所出版的编年史(Annali,XV,44)中提到内罗内(Nerone)皇帝迫害基督信徒的事件。这位带有神经质、沉溺于文艺、又好大喜功的皇帝把公元六十四年罗马平民区大火的罪过加在基督信徒身上,塔奇托对基督信徒并没有好感,但他不相信是基督信徒纵火焚烧罗马城。塔奇托在他的编年史中这样写说:

“没有任何人为的方式,即使再多的财富、再隆重的祭祀典礼,也无法消除罗马的大火是受命执行的传言。为了解脱这个责任,内罗内皇帝便嫁祸于那些讨人厌的所谓的基督信徒。基督信徒这个名字来自基督,这位基督在蒂贝里奥皇帝执政时,被般雀.比拉多总督交处死刑。那个可恶的迷信方才诞生不久,就被压制下去,后来又死灰复燃,不仅在那个邪恶的诞生地犹太,也在罗马这个全世界所有令人不齿的事汇集的地方找到许多信徒。于是,凡宣认这个信仰的人就受到打击,在他们坦诚供认之后,又有很多人被控告,他们的罪名不再是放火烧焚罗马城,而是仇恨人类。把他们杀死已不再令人满足,还要叫他们披上禽兽的皮,好让狗来撕碎他们的肉,再不然,就把他们绑在涂上可燃烧的物质的柱子上或十字架上,晚间的时候就把他们点上火,当作照亮皇帝花园的火炬,并开始在剧场内玩耍作乐。内罗内皇帝就是这样自娱娱人,他有时候伪装马车夫混在人群中,有时候驾着自己的马车参加兢赛。即使那些人有罪,应该惩罚,但也令人不忍卒睹,因为大家都知道群众对这种闹剧并没有兴趣,那只不过是一个人的残酷而已,他愿意把他们铲除殆尽”。

塔奇托这段历史记载指出内罗内是第一个迫害基督信徒的皇帝,而且把迫害当作娱乐来欣赏。相传圣伯多禄和圣保禄两位宗徒就是在这位皇帝的迫害中致命的。

第二世纪初年,罗马帝国派驻近东比蒂尼亚(Bitinia)省的总督普利尼奥(Plinio il Giovane)向罗马皇帝特拉亚诺(Traiano)奏书,说明他管理的地区迫害和处死基督信徒的情形。这位总督是有点尊敬基督信徒的,他在对他们所进行的调查中,并没有发现什么严重的事。但是对那些被带到他面前的基督信徒,他该怎么办呢?难道只因为他们是基督信徒,就把他们都判刑吗?或者要等到发现他们的罪状,才定罪呢?普利尼奥于是奏书,请示特拉亚诺皇帝,但皇帝的答覆很令他困惑不解,皇帝说:“不能制定一种固定的一般规则。没有必要搜查基督信徒,也不能接受隐名的控告,不过那些坚持声称自己是基督信徒的人,就必须予以判刑”。

普利尼奥在公元一百一十一年到一百一十二年之间向特拉亚诺皇帝奏书说:

“我从未参加过审判基督信徒的预审,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一般来说什么事应该惩罚,也不知道是谁在进行审问,更不知道应该调查、审问到什么程度。究竟是不是只要声称基督信徒的人,即使没有罪,也必须予以惩罚,或者应该把信徒的信仰名称和罪行分开来看?目前,我暂时的作法是:凡是被送到我这里的基督信徒,我便重复两三次问他们是不是基督信徒,并用死刑威胁他们,要是他们坚持自己是基督信徒,我就把他们处死。其实,不管他们信仰的是什么,单凭他们的顽固,就应该受处罚。另有一些也被同样的疯狂所迷惑的人,因为他们是罗马公民,我就把他们遣送到罗马。至于那些否任自己是基督信徒、或者承认自己曾经是、如今已不是的人,只要他们跟着我呼求众神,在你的像前献香祭酒,并诅咒耶稣,据说这对基督信徒是不可能的事,我就把他们放走。……事实上,基督信徒承认他们的过错只在于经常固定在某一天,在天亮之前聚会,轮番唱歌,把基督当作神来赞美,同时发誓不偷盗、不作奸犯科、不食言、不拒绝穷人借钱。然后,他们就分散了,但不久又重新集合吃一个很简朴的食物,如此而已。可是这一切在你发布禁止集会结社的命令之后,就不存在了。我个人觉得比较重要的倒是追查那两个称为女执事的奴隶,让真理水落石出,即使要刑求也无所谓。我自己所看到的,除了缺乏理性和过度的迷信之外,别的什么也没有。……除了各城市外,乡村各地也都散布着这个迷信”。

从上面所介绍的罗马帝国比蒂尼亚省的总督普利尼奥向皇帝特拉亚诺所奏的书,我们可以了解一点当时基督信徒的信仰生活、处境和遭遇。

公元第二世纪六十、七十年代,罗马帝国由马可.奥雷利奥皇帝当政。在这位有哲学家美誉的皇帝治下,护教学者儒斯定在罗马被处死致命;帝国东部近东地区士麦那(Smyrna;Izmir)教区的主教波利卡波(Policarpo)也被处死,他是圣若望宗徒的弟子,也是未来法国里昂的主教依勒内(Ireneo)的要理传教员。公元一七七年里昂不知为什么发生百姓暴动,结果有五十多位基督信徒被处以酷刑,其中包括年届九旬的主教波蒂诺(Potino),执事桑托(Santo),以及一位脆弱的女奴隶布朗蒂纳(Blandina)。当时里昂的教友写了一封信给小亚细亚的教内兄弟姊妹,叙述了这件教难的经过。这封由第三第四世纪巴勒斯坦的凯撒勒雅的主教欧瑟伯保存在他所写的十大册'教会历史'中的信,成了法国高卢地区基督信仰存在的最早证据。

以上所举出的是第一、第二世纪教会遭受迫害的几个比较著名和重要的案例。我们很难找出早期基督信徒遭受迫害的法律依据。不过我们知道在古罗马帝国时代是有合法与非法的宗教之分的,犹太教属于合法的宗教,基督所创立的教会乃是从犹太教脱离出来的,因此被列在非法的那一类。不过,话得说回来,罗马人对各种宗教其实是相当宽大为怀的,直到第三世纪为止,并非帝国境内所有的人都必须崇拜皇帝。内罗内皇帝大概没有制定反对教会和基督信徒的法律,可是他对基督信徒的态度却开了压迫的先例。一种比较可靠的说法就是:基督信徒受到当时有关社会秩序的法律的打击。那时各地的行政长官按照自己的好恶解释法律的内容与执行方式,每当发生反对基督信徒的暴动,政府当局便把动乱的责任加在基督信徒身上。须知罗马帝国的法律是相当严厉的,既然社会舆论轻视基督信徒,则嫁祸基督信徒并予以判刑是能够减轻社会的紧张局势的,而且也可以提供兢技斗兽场娱乐所需的对象。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