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上十二】

12. 初世纪基督信徒信仰生活的主要部分

  初世纪时代,一个非基督信徒要加入教会团体,必须经过一番准备期,他们要聆听教会要理,要遵守天主的诫命,要弃绝敬拜非天主的各种神明,要诚心诚意按照教会的训导生活,作个品性端正的人,他们希望成为基督信徒的善意和行为表现必须有人可以担保。这样的准备期一般需要三年之久,如果一切合乎教会的要求,则可以在一周的星期五那天守斋,星期六晚上接受主教的覆手、驱魔、吹气,并在头额、鼻子和双耳上画十字架,然后举行守夜祈祷,聆听天主的圣训和教会的规矩。最后,在守夜礼结束之前,接受洗礼、坚振两件圣事,并参与弥撒圣祭,也领圣体,从此加入教会,成为真正的基督信徒。三年准备期的这一切步骤当时称之为'基督信仰的开端'。

就如'基督信仰的开端'这几个字所说的,上面提到的种种过程步骤也只不过是个信仰生活的开端而已,是个入门,以后要走的路实在需要恒心和毅力才能坚持到底,可以说是来日方长呢!

基督信仰生活的中心是举行耶稣基督复活的庆典,这个庆典通常是在一周的第一天,也就是主日星期天举行,因为星期六是一周的最后一天。耶稣的复活意味着祂更新了天主的造化,这个造化是天主用七天创造宇宙中第一天的工程。可是星期主日也是天主开始创造行动后的第八天,是完成造化后一周的复始,是耶稣基督更新宇宙后再度回来的宣报。

基督信徒虽然在每个星期日当天举行基督复活的庆典,但是一年中举行这个庆典最隆重的日子莫过于巴斯卦节那一天。据说教会初期只有东方的教会团体才另外举行巴斯卦庆典,西方的教会团体只举行一般星期日的复活庆典而已。无论如何,到了第二世纪末年,东西方的教会都已经隆重庆祝巴斯卦节,只不过日期有点差别而已,比方在罗马帝国东方的几个省份,那里的基督信徒仍然保存着犹太人旧约的习惯,在他们的巴斯卦节那天举行基督复活庆典。至于其他地方,则选定在犹太巴斯卦节之后的那个星期天举行。第二世纪末年,教会内部曾为了在哪一天庆祝巴斯卦节而引起争议,最后还是由高卢地区里昂的主教依勒内出面平息争论,并采纳大多数的意见,在犹太巴斯卦节过后的那个星期天举行庆典。

基督信徒在星期日、特别是在巴斯卦节那天、举行耶稣复活庆典的中心礼节仪式,就是重新举行耶稣基督的最后晚餐,这个晚餐基督信徒称之为'感恩祭典'(l`Eucaristia)。这个祭典使参与的信友进入一种与基督密切共融的关系境界,那就是与基督一同死亡,并和祂一起复活。

关于纪念耶稣最后晚餐的感恩祭典的礼仪内容,新约圣经中记述得并不多,'宗徒大事录'第二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七章以及圣保禄致'格林多前书'第十章和十一章(宗.二,42;二十.7-11;二十七,35;格前.十,16;十一,17-33)里面都只提到'掰饼'的事,掰饼就是耶稣最后晚餐中最重要的动作。倒是公元第二世纪初年罗马帝国驻小亚细亚北部比蒂尼亚省的总督普利尼奥(Plinio),在调查当地基督信徒的信仰生活,以便奏书皇帝如何处理基督信徒的问题时,比较详细地描述了信徒举行感恩祭典的经过情形。教会初期著名的'十二宗徒训导'(Didache)曾要求参加感恩祭典的教友在参与祭典之前必须先坦承自己的罪过。公元第二世纪上半叶罗马著名的护教作家圣儒斯定(St. Giustino)在他所写的第一本护教书籍中,很详细地描写了当时教友团体举行感恩祭典的程序,这个程序就是天主教罗马礼节至今仍在沿用的弥撒圣祭礼仪。

在昔日的感恩祭典中,讲道是一个很重要的一部分,这在今天的弥撒圣祭中也是一样。弥撒中讲道的目的是要使教友、特别是那些方才加入教会团体的人,对教会的要理有进一步的认识,也使他们在旧约圣经和耶稣基督之间建立连贯的关系,同时利用这个机会激励教友遵守天主的诫命,善度基督信徒的生活。

我们说举行感恩祭典就是重行耶稣基督最后的晚餐,既然是晚餐,就得有吃饭的行为,这个行为就是掰饼分给在场参礼的人吃。主持感恩祭典的人,通常是一位主教,他把面包祝圣了之后,一面掰开分给参礼的人吃,一面说"基督耶稣天上的食粮",而领受的人则回答"阿们",并摊开双手掌心领受。

方才提到'十二宗徒训导'要求基督信徒在参与感恩祭典之前先承认自己的过错。承认自己的过错是教会信仰生活中很重要的要素,错是向天主承认的,向天主认错的人会得到天主的宽恕,重新成为天主的儿女。在新约时代中,人第一次得到天主的宽恕是在领洗的时候。不过耶稣又把天主宽恕人的罪过的权力交给祂的十二位宗徒,并由宗徒们传交给他们的继任人主教和主教的助手神父们。

'十二宗徒训导'要求信友在祈祷和参与感恩祭之前先承认的罪过都属于日常生活中缺失,是不严重的过错,因为按照初期教会的看法,一位领了洗的教友是不应该再犯重大的罪过的,如果犯重大罪过,他是要被排拒在教会团体之外的。圣保禄宗徒致格林多人前书第五章便要求教友和淫荡的、贪婪的、勒索人的、拜偶像的、酗酒的、辱骂人的教内弟兄断绝来往。这就表示犯那些罪过的人得不到教会的宽恕赦免。

但到了第二世纪,教会似乎已经默认重大的罪过如背教、杀人和奸淫者,也可以得到宽恕,与天主修好,但这种宽恕只有一次,下不为例。这样的宽恕多少是要发挥圣洗圣事的功能,使人因忏悔而重生。公元二百五十年罗马皇帝德乔(Decio)有系统地迫害教会后,导致了不少教友叛教。这件事给日后的教会带来了不少困境,因为教难过后,那些叛教的人又想回到教会怀抱,可是教会内部有两派持不同的意见,有人以为可以接受,另有人期期以为不可。这样的两派主张在罗马和北非的迦太基冲突得最厉害,甚至造成了小小的分裂。从这里可以看到公元最初三个世纪中,教会有关忏悔、认错和作补赎的概念还没有很清楚。

举行感恩祭典和忏悔求宽恕,这是基督信徒信仰生活的重要关键。但除了这两件圣事外,信仰生活中还包括祈祷和别的礼仪。初期教会有许多作家建议每天定时祈祷,比方上午一大早,教友要面向东方祈祷,因为光从东方来;然后在上午九点、中午十二点、下午三点、以及旁晚点灯时祈祷。根据昔日的习惯,基督信徒祈祷的姿势一般都站着,祈祷的时候高举双手,打开手心,他们决不双手交叉合掌。

基督信徒一生中,从生到死,常在祈祷,遇到生命中重要的事件或时刻,更是祈祷。但这并不意味着生命中的每个阶段都有特别的祈祷礼节,比方在初世纪的时候,似乎没有教会的婚配仪式。第二世纪末年埃及亚历山大一位不知名的护教作家写了一篇名叫'致迪奥涅托'(A Diogneto)的极有名文章,文中说“基督信徒和其他的人一样地结婚”,所不同的是基督信徒赋给婚姻新的意义,婚姻传统习俗中如有不合乎基督信仰的,他们就予以修改或摒弃。圣保禄宗徒致厄弗所人书第五章提供给夫妻两人的婚姻神修观,让我们看出基督信徒婚姻的不可拆散性对当时的教友实在是个新颖的观念。对教友夫妻来说,最重要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度相同的信仰生活。渐渐地,很快便有了为基督信徒新郎新娘祈祷的经文,但那些经文并不构成婚配的礼节仪式。第三世纪最著名的护教学者,迦太基的戴尔都良(Tertulliano)曾写信告诉他的妻子,要她在自己去世后不要再嫁人,可是如果那个人是基督信徒,那就无所谓。有人以为戴尔都良的信暗示着当时基督信徒婚姻的礼节仪式,但今天的人认为戴尔都良只是发挥圣保禄宗徒的婚姻观,强调信仰改变了基督信徒的婚姻的本质。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常态,初世纪时代,教会团体中遇有患病的人,负责教会的人士就被邀请去看访病人,给他傅圣油,油可以当医药来用,傅油的意思大概是给病人带来康复的希望。

初世纪的人和今天的人一样,对去世的人都怀着敬意,基督信徒更是如此。然而,那些致命殉道的人更受到特别的尊敬。逢致命周年纪念日,教友便在他们的坟墓上举行特别的纪念活动,因为他们认为那是致命者重生的日子。早先,基督信徒和一般的人埋葬在同一个地方,第三世纪以后,基督信徒便购买一块土地,作为他们自己的公墓。在罗马,基督信徒的公墓便是有名的地窟。从这些教友的公墓无意中竟产生基督信仰的艺术,因为教友们常在坟墓四周画一些有关圣经与福音中所描写的事迹,例如画一支船的锚,或一条鱼,而鱼的希腊文正是'耶稣基督、天主子、救主'(Jesous Christos theou Uios-Soter)这几个希腊字的第一个字母的拼写(ichtus)。于是,在教难时期,船锚或鱼便成了代表基督信徒的暗号。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