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上四十二】

42. 基督信仰:中世纪文化和艺术的启发者

 欧洲中古世纪从公元第五世纪到第十五世纪,前后延续约一千年之久。在这一千年之间,前五百年可以算是中世纪初期,后五百年算是中世纪末期。在中世纪初期时代,知识文化活动可以说是教会隐修士的生活特点和特权。当时欧洲各地的隐修院都保存古老的文学经典和教父的著作。隐修士们所从事的知识文化活动都是宗教性质的,目的在能研读圣经和教会传统的书籍,进而有能力阐述这些经典著作的含义,滋养自己的灵修生命,充实个人或他人的精神生活。

除了隐修院之外,当时各教区的主教也都设法在自己的主教座堂设立一个小规模的学校,为有志修道、晋升铎品的青少年提供初步的陶成教育。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曼(或称大卡洛, Carlomagno, 768-814 )非常鼓励主教们设立这样的学校。一般来说,主教们都把主持学校的任务委托给一位有学养的神学家或有能力招募教授人员的总监来管理。

到了十二、十三世纪的时候,教会生命蓬勃发展,教会原有的学识文化已经不敷运用,需要新的知识领域。公元一零七五年额我略七世教宗大力进行教会内部改革之后,一时研究法律的风气大盛,那些废弃在图书馆一角的有关罗马法律的书籍经典又被翻出来研究,成了一门新兴又重要的学术。根据古罗马法律的规定,帝国皇帝高于一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所以就连罗马教宗也必须臣服于世上人间的君王。因此,教会不能不制定它的法律,以区分教会和国家、精神与物质之间的界限,使双方互不侵犯,彼此尊重。这种研究法律的风气在意大利中北部的波洛尼亚(Bologna)城最为盛行,直到今天,当地那所欧洲最古老的大学,波罗尼亚大学的法学院,仍然是研究法律的重镇。

除了新知识领域的探讨研究之外,十一世纪处在封建制度下的欧洲各地,尤其是意大利的城市,开始孕育所谓的'城市运动'(movimento comunale)。这种运动的目的在使城市脱离封建诸侯的控制,成为庶民自治的社会结构团体。这种新的地方政治团体的产生、扩大和增加逐渐行成社会的中产阶级,也促进了城市的商业贸易活动,进而鼓励同业人士组织独立自主的同业公会。城市居民的生活和行动大为开放自由之后,自然而然地也渴望吸取更多的知识,参与文化活动。在这种文化开始普及的潮流冲击之下,已往隐修院内部闭门研究的学术活动不但无法满足新形态社会的需求,而且也渐渐失落它的重要性。那些由主教创办的、设在主教座堂、以培育司铎的小型学校,虽然取代了隐修院在学术活动上的地位,却也无法应付社会越来越多的需要。因此,许多文化知识界人士开始创办学府,延揽博学鸿儒教授青年弟子。这种兴学以传授知识的风气并不是一帆风顺,在那由教会独揽文化知识授受大权的时代,这种风气必然与教会发生冲突。

当时的主教们都希望继续保持授予教师教学许可的权利,因为这样可以使主教们保持他们在教师和学生面前的权威,同时可以控制教学的科目与内容。可是由于各城市的学生越来越多,他们好动,喜欢闹事,而执教鞭的老师教授也希望脱离主教和总监的监督,所以教师和学生都渴望学校也能像城市和同业公会一样,享有自治的空间和权利。因此,学生、教师和主教们之间的冲突必然发生,在某些城市,例如巴黎,这种冲突甚至非常严重。再说,法国大圣人伯尔纳多在十二世纪所教导的隐修会作学问的传统,主要还在于阐述圣经,但是在那同时有很多思想家都已经可以览阅古典书籍,这些书籍中有不少业已从希腊文或阿拉伯文翻译成普通文字,例如亚里斯多德的著作,人人可以阅读。为了使传统的学问经得起自由探讨的考验,一些著名的学者如巴黎的神哲学家阿贝拉尔多.彼得罗(Abelardo Pietro, 1079-1142),便着手整理神学,把它建立成有系统的学问,他倡导用理性深入分析神学所提供的思想,使神学有自己的研究方法和途径。可是话又说回来,当时有很多人并不赞同阿贝拉尔多.彼得罗的见解和作法。

在学生、教师和主教们的冲突结束之后,后世所称呼的'大学'(l'universita)终于在欧洲逐渐诞生。所谓大学,当时指的是由一个城市里各学校的学生和教师,甚至只有学生,所联合组成的社团(associazioni)。这种社团在当时知识界所通用的语文拉丁文中,叫作'universitates',就是日后英文所说的'universities'。可见大学的本意是一座城市中各学校的学生单独或和教师联合组成的社团。这种社团在筹画教学课程和管理教学方面争取到自治的权利,它们不受社会民间任何权威、更不受城市主教的管辖,只直接听从罗马教宗。

公元一二三一年,额我略九世教宗隆重肯定巴黎大学享有的特权。这位教宗在他的谕令中赞扬巴黎大学说:“巴黎,学术之母,因着在那里学习和在那里教学的人而闪烁着珍贵的光芒。那里培育基督的信徒,他们以信德为盔甲,以精神为剑,并以其他武器赞扬基督”,教宗又说:“我们授给那里的教师和学生制定明智的教学方法、上课时间表、讨论问题、以及他们所希望的教学与求学态度的规则的权力。此亦即:他们有权力决定谁来教学,什么时候上课,使用什么课本,房租费用。凡是反对这些规则的人,他们有权力驱逐”。

额我略九世教宗授予巴黎大学这些特权之后,著名的中世纪'经院哲学'思想从此诞生。这种思想所代表的是一种教学和思考的方法,在这种新的学术风气中出了许多非凡杰出的学者,圣多玛斯.阿奎诺(San Tommaso d'Aquino, 1225-1274)便是其中的佼佼者。因着这些影响后世极为深远的大思想家的努力,教会空前成了时代文化的象征。圣多玛斯.阿奎诺在他的旷世巨作'神学大全'(Summa Theologica)中,那么合谐地使科学和基督信仰的启示综合为一体。在经院哲学思想中,任何理论上的研究都以人的最终目标为归宿,含盖科学的哲学以神学为服务对象。

基督信仰从十二世纪起不但执社会高等思想文化的牛耳,而且也表现在民间宗教艺术上。当时在圣堂内或圣堂门外的台阶上经常排演旧约和新约圣经故事的戏剧,许多剧作家写了很多脍炙人口的宗教性剧本,例如'奇迹'(Miracoli)、'奥迹'(Misteri)、'耶稣受难'(Passione)等等的。这些剧本今天不容易找到,不过那时候所留下来的建筑艺术,今天倒是到处可见。从十一世纪起直到整个十二世纪,欧洲各地,特别是意大利和法国,到处都在重建他们的圣堂,每个地方的教友都希望自己的圣堂比邻近的更大、更漂亮,于是从隐修院风格和地中海传统而来的罗马建筑艺术大为盛行,半圆顶建筑、三角形屋墙的雕凿、巨大石柱顶端的雕刻、乃至壁画,无所不有。而发展自巴黎一带的哥德式建筑也不甘落后,纷纷在法国和欧洲其他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这便是城市的建筑艺术。在那些圣堂中最引人欣赏的无非是彩色绘画的巨大玻璃窗和雕塑。这些装饰大都以圣经为内容,无形中成为形象的圣经和要理。藉着这种艺术,教会教导圣经故事、信仰的奥迹、生活的品德、应该戒避的坏习惯、基督信徒的忧虑和希望、对天堂的期待、对地狱的恐惧。

历史上还没有见过有任何时代的文学、戏剧和建筑艺术,像十一到十三世纪从基督信仰得到启发的艺术一样,把人的日常生活、想像力和宗教信仰的关怀结合在一起。经由这些大小圣堂的艺术表现,我们也意外地发现先人的行业、他们的消遣、以及衣着服饰这些时代的文明。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