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上四十三】

43. 十字军东征与传教

 公元十一世纪,原出自中亚大草原的突厥人在中亚地区建立了一个广大的王国后,挥军南下,攻占了波斯和伊拉克,并向西挺进,从拜占庭帝国手中占领了叙利亚和巴勒斯坦,把势力延伸到安那托列亚高原半岛,更于公元一零七一年在曼西克尔特(Mantzikert)击败了拜占庭帝国大军,直逼都城君士坦丁堡。这项军事行动威胁了欧洲东部和亚洲西部地区政治军事局势的平衡与稳定,也因此前往圣地朝圣的旅途与活动变得相当艰困和危险,拜占庭皇帝于是向罗马教宗和西方各国求援。这项求援终于导致历史上出名的十字军东征。

其实,十字军的起源要比真正的十字军东征的大规模军事行动还早。初世纪的时候已有人从欧洲前往耶路撒冷圣地朝圣,这些朝圣者千辛万苦、拔山涉水、前往圣地朝圣,他们的目的无非是要凭吊昔日耶稣基督生活过的地方,亲身体验一下当时基督的生活,默想祂所受的苦难,甚至效法祂死在祂死亡的地方,藉以净化自己的生活,为自己一生的罪过作补赎,希望将来在世界末日的时候,同基督一起复活。由于在第七世纪上半叶阿拉伯人侵占了巴勒斯坦,第十一世纪又转手给在第八世纪的时候便信奉伊斯兰教的突厥人,也就是后来所称呼的土耳其人,基督信徒前往圣地朝圣便无时不处在危险中。因此,前往那里朝圣的基督信徒便萌生武装朝圣、以求安全的想法。再者,当时的西班牙人因为遭受北非信奉伊斯兰教的摩尔人的侵略已有三百年之久,所以在对付伊斯兰教徒上已有相当的经验,他们有一种说法,即凡是因对抗异教徒而战死的战士,必能得永生。他们所谓的异教徒当然是指伊斯兰教徒。

公元一零九五年教宗乌尔巴诺二世在法国克莱孟(Clermont)召开教会内部改革会议,排除政治干预教会任命主教等事务的现象。会议中,这位教宗慷慨激昂,振臂高呼,号召西方武士军骑前往东方援助接济那里的基督信徒,并收复圣地,以表现他们大无畏的勇士气慨。一时,各方英雄豪杰和草莽流寇纷纷响应教宗的呼吁,加入从军的行列,大家跃跃欲试,希望光光荣荣打他一仗,因为出征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好处。

乌尔巴诺二世教宗以世界所有基督信徒的领袖和罗马帝国的继承人的身份号召西方男子从军,以收复圣地,他许下将把收复的失地分发给他们作酬劳。教会一向憎恨流血,现在为了从伊斯兰教徒手中收复失地和保护基督信徒,不得不大开杀戒,发动圣战。凡是右肩配上十字架徽章出征的人,教宗都颁给他们全大赦,他们不必再为自己的罪过作任何补赎。十字军从此诞生。

十字军的诞生使所有的基督信徒再度意识到他们与信仰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为何,他们真正感觉到罗马教宗是他们的精神领袖,他们的信仰和圣地不容侮辱侵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团结一致,生死与共,保护共同的精神与物质遗产。

发起军事行动,尤其是数千公里的军事长征,决不是简单的事,可是十一世纪末年乌尔巴诺二世教宗登高一呼之后,立刻有无数的人变卖他们的家产,男女老幼,三教九流,踊跃加入武装行列,他们那股兴奋之情,与其说是出征,还不如说是旅行朝圣。这样一支没有组织的乌合之众是无法上战场的,只要一交锋,必然要落花流水的,难怪没有军事将领愿意率领,亏得一位名叫伯多禄的隐修士(Pietro l’Eremita)出面带头。他们沿途强征暴敛抢劫,死伤惨重,好不容易到了近东,立刻遭到土耳其人的歼灭,死亡枕藉。剩下的几千人加入随后而到真正军队,他们于公元一零九九年七月十五日在一场短兵相接、血流成渠的残忍厮杀之后,终于夺回了耶路撒冷圣城。

土耳其伊斯兰教徒溃败之后,留在那里的十字军部众便在中东地区和圣地建立了许多封建式的'拉丁基督信徒小王国',也成立了多种为保护圣地和为协助朝圣者的骑士团。然而,这些小王国和骑士团只靠武力,缺乏立国的真正基础和要素,它们仍然不断遭到伊斯兰教徒的侵扰和威胁,所以在几十年内先后相继消失。公元一一八七年埃及苏丹萨拉丁(Yusuf ibn Ayyub Salahal-Din, 1138-93)再度占领耶路撒冷。

十字军东征前后共八次,历时一百八十五年,除了第二次真正收复圣地和占领中东地区之外,其他六次都是应拉丁基督信徒小王国的请求,为了抵御土耳其人的威胁,也为了寻求个别的政治和经济利益而出发的,但几乎每次都失败。东征的最大效果是巩固了基督信仰的世界,肯定了罗马教宗的权威。整个中东和圣地最后还是落在土耳其伊斯兰教徒手中。圣地没有永久收复,却在西方和东方的基督信徒之间挖下了一道鸿沟。公元一二零四年第四次十字军东征从威尼斯开拔,威尼斯人着眼政治和商业上的利益,操纵了军事行动的目地,大军中途转移方向,开往拜占庭帝国首都,占领了君士坦丁堡,大肆强掠一番,但从来没有开抵出征的目的地埃及。为了洗刷十字军的恶名,还以它原始的宗教目的,法国圣王路易九世于公元一二四九年率领第七次东征,出战埃及,不幸失败被俘。他不甘心,于一二七零年再次率军登陆北非突尼斯,却因瘟疫而死亡。是为十字军第八次、也是最后一次的东征。

这项跨越三个世纪、规模空前庞大的宗教军事行动并没有达到原始的目的,但是十字军东征的理想并没有因此而消失,直到十七世纪仍然有人念念不忘。既然军事行动没有成功,为什么不采取另一种途径,以归化代替武力征服呢?于是在西方教会中萌生了向伊斯兰教徒传教的想法。公元一二一八年十字军第五次东征时,亚细西的圣方济各就随军前往埃及,向那里的苏丹讲道。十三世纪下半叶西班牙一位著名的神哲学家,方济各会士莱孟多.卢洛(Raimondo Lullo, 1235-1316)认为:使伊斯兰教徒皈依基督信仰是一种用智慧所行的爱德工作。所以,讲道的传教士必须会使用异教徒的语言,也应该认识他们的文化和宗教思想。他提倡设立东方语言学校。

正当西方基督信徒为夺回圣地而与东方的伊斯兰教徒而作战时,东欧也受到蒙古人的威胁和侵扰。那时听说在蒙古朝廷中供职的有基督信徒,他们是聂斯多略'景教'的教徒,于是有人想到是否可以联蒙古以制土耳其人。罗马教宗依诺增爵四世因此派遣意大利方济各会士若望.柏朗嘉宾(Giovanni di Pian del Carpine, 1182-1252)率领特使团前往蒙古中部和林,那是大汗驻跸的地方。教宗托柏朗嘉宾神父带去的信是劝蒙古人不要侵略欧洲国家,而且要皈依基督信仰。蒙古大汗定宗非常礼遇教宗的特使,但是要求特使回报教宗,请教宗亲自来蒙古觐见大汗,讨论和平的事宜,而且蒙古人不想皈依基督信仰。柏朗嘉宾神父的使命没有成功,但是他倒是带回去许多有关沿途国家和民族的知识消息。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