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上四十四】

44. 中世纪遭到抗议的教会生活

 人世间任何团体都会有错误,因为是由人组成的,人有天生的受限和弱点,这些受限和弱点使他无法同时预知和应付种种需要。人类历史的顺逆、正常与乖违因此产生。基督所创立的现世教会也是由有骨有肉的人组成的,所以任何时代的教会生活同样会有瑕疵。我们不能想像教会团体是一个绝对不会错误的完美社会,也不能以为信仰基督的社会中,人人都意见一致,不会发生纠葛。因此,人性体制结构的教会在成长过程中必然会产生不同的意见,也会遇到不同意见者的抗议,这些抗议也可能是因福音的名而发出的,也可能因为对方缺乏福音的精神而没有虚心加以接纳,并因此引发不幸。

中古世纪的欧洲并不是一个封闭的社会,各种思想学说教义都畅通无阻,其中有一些要比基督信仰来得早,甚至与基督信仰格格不入。但是由于基督信仰是欧洲中古世纪社会的基础和凝结力,谁不遵从社会公认并奉行的信仰方式和教义,便被视为威胁社会基础的人,这样的人在当时是不被容忍的。

在那些不被容忍的人中,首先应该提的是犹太教徒。中世纪时代,犹太教徒散居在欧洲很多地方,从西班牙到莱茵河区这片广大的地区都有他们的团体。自从教会诞生初期,基督信徒和犹太教徒之间便有很多瓜葛,那些瓜葛虽然都属于神学方面的争论,但是出发点缺乏基督信徒应有的爱德是常见的事。一般而论,犹太教徒在欧洲还受到宽容,只有在西班牙他们的处境才艰困,尤其当西班牙人从伊斯兰教徒手中收复失地之后,当地的犹太教徒都被迫皈依基督信仰。

然而,十字军兴起之后,事态就变得复杂得多了,因为十字军是去对抗基督的敌人的,犹太教徒被认为应该对基督的死负责,所以他们的处境急转直下,成了基督信徒打击的对象之一。在欧洲,特别是在莱茵河区,犹太人屡屡遭受屠杀,事态严重得连圣伯尔纳多也严加谴责。

公元一一七九年和一二一五年所召开的第三届和第四届拉特朗大公会议制定了更多的反犹太教徒的法令措施,例如他们必须穿黄色布料的衣服,束尖发,让人容易辨识,禁止他们从事某些行业,不可以和基督信徒通婚,必须居住在特定的区域,有些国家还把他们驱逐出境。某些地方还有更欺负犹太人的习俗,比方十三世纪在法国南部的图卢兹城(Toulouse),每逢耶稣复活节前的圣周五当天,犹太人必须到当地天主教堂报到,接受一个巴掌。

又因为犹太人被禁止耕地,所以他们只好都集中在城市生活,从事基督信徒瞧不起的商业和金融活动。当时的基督信徒绝对不从事以利息贷款的行为,因为他们认为这乃是高利贷的敲诈罪行,可是他们却向犹太人付利息借钱,让犹太人来肩负这种罪名。那时教宗国在对待犹太人方面也很模棱两可,它一方面为了避免基督信仰遭到犹太教的感染,所以制定了某些对犹太教徒不利的法律。但是教宗国又为了避免境内的犹太教徒发动暴乱,所以比之其他国家对待犹太教徒更为宽大。

除了犹太教徒之外,中世纪所有对教会持异议的人士,一般而论,很容易被视为异端份子。官方的资料、尤其是从异端裁判所的调查资料所显示的,经常是诽多于褒,那些异议份子正当良好的一面经常被忽略,他们的著作大都已经被烧毁,后人无法确实了解真相。面对历史的事迹应该非常客观,不能轻易听信谣言和片面之词。昔日基督信徒团体刚刚在耶路撒冷诞生之际,也遭到许多流言的诽谤和中伤,致使信徒受到许多迫害。一般说来,有关社会上少数族群的谣言总是流传得很快,而且很容易走到渲染夸张的地步。

中世纪教会内的异议份子或小团体,经常是怀着福音的神贫纯朴精神抗议教会的过于富有,抗议部分神职人员生活奢侈糜烂。额我略七世教宗在公元一零七四年展开的教会内部改革,就是针对这些时弊而发的,并且获得成效。当时有不少人批评教会的体制结构,他们希望教会忠于福音上所写的基督的贫穷生活。这些抗议的人士或团体在城市越来越多,在十二世纪时达到了巅峰。城市中的中产阶级人士反对封建式强有力的教会,神职人员和关闭在隐修院中与世隔绝的隐修士又越来越无法回应市民在灵修和知识上的需要,于是某些市民便在教会既定的范围框框之外另谋出路。

在以福音精神进行抗议的团体中,最出名的大概就是法国'里昂的穷人'团体。这个团体由里昂一位名叫瓦尔德斯(Valdes)的富商在公元一一七三年左右创立。这位富商对自己营利所得感到愧疚,于是把自己所有的财产完全分施给穷人,开始从事向市民宣讲福音的工作。有些男男女女跟随了他,他们在一起祈祷,读用通俗语言翻译成的圣经,在市区广场公开讲道:不可同时侍奉天主和金钱两个主人。

对瓦尔德斯的穷人团体的公开讲道,里昂的总主教若望.达勒贝莱马尼(Giovanni dalle Belle Mani)非常不以为然,他禁止他们继续讲道,因为他们没有得到教会当局的许可,而且批评教会的财富。这些人不服,于一一七九年来罗马向亚历山大三世教宗请示,教宗吩咐他们先向里昂的总主教请求讲道的许可,但是总主教拒绝授权。他们不顾总主教的反对,仍然我行我素,于是都被视为异端份子。既然不被地方教会当局接受,这些异议份子只好分散到法国南部的朗格多克(Languedoc)、东南部的多菲内(Dauphine)和普罗旺斯(Provence)和意大利北部等地区。这些瓦尔德斯的拥护者又在各地遇到相同遭遇的人,因而彼此结为一体。他们既然被排除在教会以外,所以都否认信仰生活有依赖教会体制结构的必要。他们认为只要有人性生命的尊严,就足以执行真正劝人皈依基督、接受福音的工作。也因为如此,他们只承认每位基督信徒都具有的普遍性的司祭身份,传统职务性的司祭他们不再承认。凡是以营利谋求财富的工作,他们一概不接受,他们也不发誓,不定死刑。

除了瓦尔德斯所倡导的'里昂的穷人'团体之外,当时欧洲也有其他各种以恢复福音纯真精神和初期教会原始生活风格为号召的运动,这些运动常常根据新约的默示录或旧约的先知书来预言人类的未来。所谓的末世运动或千年运动(millenarismo)都是这一类的团体。在那非常严厉的社会中,有很多事情是不讲道理、也不顾正义的,许多弱小的百姓有怨无处可申,所以无不期待一个正义王国的来到,他们相信在这样的王国中,一切局势都将好转过来。

这种思想和期待给一些人酝酿了揭竿起义的念头,再加上某些自以为受到天主圣神启示的人的鼓吹,动乱很容易一触即发。意大利南部卡拉布里亚一位名叫若雅敬.达菲奥雷(Gioacchino da Fiore,1130-1202)的隐修士所写的东西,就大大地给当时的人织造了这样的美梦,他说:继天主圣父时代、旧约时代、天主圣子时代、以及教会时代之后,天主圣神的时代也将来临,这个时代将重建整个教会。

当瓦尔德斯的穷人团体和其他等待正义王国来到的运动在欧洲南部逐渐扩散之际,另有几个与基督信仰毫不相干的宗教团体也莫名其妙地在这个地区出现。他们是主张善恶二元论的'卡塔里'(catari)信徒,一向被认为是古老摩尼教的继承人。他们如何在南欧地区出现没有人知道,预料可能是前往圣地朝圣的人和十字军把这种思想信仰带回欧洲的。

这个教派的教义很容易被一般人接受,因为谁都会问人世间的罪恶从哪里来的?卡塔里信徒便用善恶二元论回答说:罪恶是从恶神那里来的。其实,这个教派的信徒也自称为基督信徒,他们有时还称自己是好的基督信徒,罗马天主教徒则是坏的基督信徒。他们认为物质和肉体都是恶的,精神界的事物才是好的,所以,基督是天主降生为人的教义不可取,婚姻也是他们所谴责的行为。基于这一点,教会认为卡塔里信徒对基督信仰是有害的。可是当时教会人士生活松弛,卡塔里信徒则坚决主张贫穷和追求完美的生活,所以他们深受一般人的尊敬。不少人接受卡塔里教义,也是为了公开抗议教会人士的不争气。

卡塔里教派的一般信徒没有必要度严厉的精修生活,他们只要节制私欲偏情就可以得救,可是他们必须维持那些度精修的教徒的生活。这个教派也有它特别吸引人的轮回说,那就是现世生活的好与坏,都要在来世得到公正的补偿。这样的教义吸引了很多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