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下 四】

第一章 文艺复兴与宗教改革(第十五世纪末至第十六世纪)

04.宗教改革者:马丁.路德的发迹

在西方,一谈到宗教改革,出现在脑海中的第一个人物便是马丁.路德,因为他于一五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在威登堡所写的"九十五条抗议状",被视为宗教改革的导火线,而那一天也就成为宗教改革运动的诞生日。

事实上我们都知道,宗教改革运动并不是晴天霹雳,在一五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那天突然爆发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那一天只不过是一个酝酿已久的事件的完成,并走向另一个当时的人都没预料到的新里程的开端而已。

在谈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之前,或许我们应该先了解一下他的身世。他于公元一四八三年诞生在德国东部萨克森地区艾斯莱本(EISLEBEN)城一个农村的小康家庭。童年家教严谨,常怀着恐怖的心听人讲述有关魔鬼和巫婆的故事。一五零五年二十二岁那年,由于担心死亡和遭天主惩罚,心情非常恐慌激动,于是进入爱尔福特(ERFURT)的圣奥斯定隐修院修道,度着良好的隐修士的克苦生活。并晋升了神父。

马丁.路德神父天资聪明,好学不倦,很快地便在威登堡大学担任教席,讲授圣经课程。他虽然笃守修会会规,但心灵总找不到平安,常常遭到情欲和犯罪倾向的围困。他的思想很受到十四世纪上半叶英国神哲学家,方济各会士,牛津大学教授古列尔莫.奥卡姆(GUGLIELMO OCKAM)的影响。这位后来被宣判为异端者,并反对教宗国的神父以为:天主为所欲为,高兴拯救谁,就拯救谁;乐意惩罚谁,就惩罚谁。

这种近乎暴君专制独裁的天主作风困扰了马丁.·路德大半生。有一天,阅读默想保禄致罗马人书第三章第二十八节的话,终于恍然大悟,给自己多年的内心焦虑找到了舒解的途径,这句圣保禄的话就是:“人的成义是藉着信德,而不在于遵行法律”。这也就是说,人并不是靠自己的努力而得救,而是天主用祂的恩宠使人成为义人。人无论如何,总是罪人,由于人对自己的未来不知如何是好,失望之余,天主才来拯救他。

马丁.路德对保禄书信那两句话的了解,使他内心获得解放,欣喜欲狂,从此心宁平静下来。

在那个时代,正好有道明会士在德国各地宣讲大赦的道理,目的在为美因茨(MAINZ)的总主教收敛金钱,偿付税务,因为每位主教都必须为自己的教区向教宗付税,而这位美因茨的总主教一人兼三个教区主教,所以税务特别重,同时又得支援教宗建造圣伯多禄大殿所需的经费。

有一位道明会士竟然讲道说:“当一块银钱投入奉献箱内一响,一个灵魂便升上天”。马丁.路德为这样的话感到愤慨,于是写了他那著名的九十五条抗议状给威登堡的主教们和学着们。他那抗议状一方面是抗议,一方面是邀请主教和大学的教授们讨论相关的问题。路德拒绝接受大赦所提供的虚假安全保证,他不相信用金钱可以赎回罪的惩罚,他认为基督信徒不能购买天主的恩宠,因为恩宠是天主白白赐给人的。

路德九十五条抗议状的第五十条说:“必须叫基督信徒了解:要是教宗知道那些讲道者在为大赦征税,他必定宁愿看到圣伯多禄大殿化为灰烬,也不愿意这座圣殿是用他的羊群的血肉建起来的”。

从这一条文,我们看到路德对罗马教宗的态度还是相当温和,他实在无意和罗马决裂。

路德的抗议状在德国,甚至全欧洲普受欢迎,鹿特丹的埃拉斯莫也热烈赞同,但他的举动很快就被告到罗马。有三年之久,路德的修会同伴和罗马派来的人都劝他收回抗议,可是这样的争论反而激起德国人的民族意识,一时,路德成了德国一般老百姓心目中的英雄,他们早因德国本地教会和罗马所科的重税而怨声载道。

一五二零年,路德在三篇论改革的文字中明确表达他的思想。第一篇名叫"向德国基督信徒贵族的呼吁",第二篇为"巴比伦的囚禁",第三篇是"基督信徒的自由"。

在"基督信徒的自由"这篇文章中,路德表示:“基督信徒是因为信德而重新被安置在天堂,成了新人;所以,信徒并没有需要以作为来使自己成为义人,邀得恩宠”;路德又表示:“然而,为了避免游手好闲,懒散无所事事,信徒才从事作为,以保持自身。但信徒必须本着自由来行动,为叫天主喜欢”。路德进一步说:“善行并不使人变好,但好人却会行善。恶行也不会叫人变恶,但恶人却会作恶”。“所以,一个人在行善之前,先要成为好人,善行才随之而来,因为善行只来自好人。就如基督所说的,坏树不结好的果实,好树也不结坏的果实”。
在那个时期,路德虽然也认定大公会议也能发生错误,但他呼求召开一次大公会议。不过,到了这个地步,路德的立场越来越僵硬,他自己在一五一九年说:“我已到了认定教宗真是假基督的地步”。

一五二零年六月,罗马教宗良十世颁布一道名叫"主,请起来"(EXSURGE DOMINE)诏谕,谴责路德言论四十一个错误,并限定他在两个月之内承认自己的过失。但是在那年十二月十日,路德烧毁了教宗的诏谕。三个星期之后,也就是一五二一年一月三日,路德终于被开除教籍。

为了这件非同小可的事,神圣罗马日耳曼帝国皇帝卡洛五世在沃尔姆斯(WORMS)召开帝国王公会议,召路德前往答辩。在卡洛五世皇帝面前,路德坚持自己的立场说:“我既不单单信任教宗们,也不单单信任大公会议,因为他们的错误不一而足,除非由圣经提出证据和明显的理由使我折服,我坚持我所引证的圣经,我的良心已为天主的圣言所俘虏。我不能也不愿意取消任何声明,因为违背良心我以为不妥也不诚实。望天主助我!啊们!”。

事情闹得这么僵,没有挽回的余地,路德在帝国境内终不得立足,只好在一五二一年五月躲藏起来。在这段长达十个月的亡命生涯期间,他竟然聚精会神,把整部圣经译为德文。

路德的言论和立场在帝国内就有很多人同情和支持,他的下场终于导致德国内部的分裂,既有拥护他的,也有反对他的。但拥护他的人也有不同的动机;一些贵族们开始围攻教会的土地,而贫苦的农民又以在天主面前人人平等为理由,开始攻击那些剥削他们的社会显贵。一场莫须有的内战终于爆发漫延起来,其残忍、其丧失理性,令人震惊。

看到这场始所未曾料到的战争如火如荼地展开,波及各地,路德开始惊慌起来。当时许多人都假天主圣言之名行动,他们以为是在替天行道。路德无法安抚揭竿而起的农民,于是反过来,促请权贵镇压他们,大开杀戒,以免他所发表的宗教改革讯息遭曲解。那时,带领农民造反的也是一位神父,名叫托玛斯.明策尔(THOMA MUNTZER,1490-1525)。这位非常同情农民和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的人的神父原来对路德的宗教改革非常兴奋,他认为基督的福音是向穷人说的,但那些博学之士如路德这样的人,却把福音垄断,成为自己的囊中物;而那些社会权势显贵则以自己的利益为出发点,曲解福音的本意。这位农民的保护者后来看到路德竟然要求屠杀农民百姓,于是对社会高阶层人士大加伐旦,路德更是他攻击的目标,他把他们批评得体无完肤,骂得淋漓尽致。就因为如此,他成了博学之士和权贵的眼中钉,终于被逮捕,遭酷刑,斩首而死。许多农民也被路德视为疯狗,非赶尽杀绝不可,路德告诉王公贵族:宰杀疯狗是他们的天职,若不杀农民,他们就会被农民杀死,万一不幸在讨伐农民中丧生,也将成为有福的人,因为没有比这样更美好的死亡。

一个宗教改革运动竟脱变为一场为维护各自的利益而上下左右交相肆杀的血腥战争,这岂是马丁.路德始所料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