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下 十九】

第三章 十五到十八世纪的世界传教工作

19.殖民主义与基督信徒的良知

公元一四九二年意大利热那亚人哥伦布为西班牙国王发现了美洲新大陆,带来巨大的财富与威望之后,一股淘金热澎湃汹涌而来,除了王室要求远征的人带回黄金财宝之外,许多在欧洲穷困潦倒、不得志的人,也纷纷设法搭远征者的船飘洋过海,企盼在异地发财致富,另创天地。还有许多商人,因为前往东方的陆路被阿拉伯人所堵,于是冒险由水路西行,希望找到欧洲所需要的金银、丝绸、胡椒和香料。

面对航海探险的热潮,一心要把福音传到天涯海角,为基督争取更多的人灵的教会也不坐失良机,因此派遣传教士随船前行。

试想,在那样一条船上,大家同"船"异梦,各怀抱负,除了目的地相同之外,大概找不到共通的话题。由于同舟共济的精神需要,船上传教士们不能不同情关怀军人、武士、商贾、流浪漂泊的人和投机份子。

然而,话不投机半句多,传教士们很快地就要和同行的征服者与商人们在征服异地,进行殖民,掠夺剥削等问题上发生意见。原因是那些征服者之所以离开欧洲,无非是为了在海外开创天地,商人则处心积虑寻找金银、香料、咖啡和糖。这种官商勾结所产生的征服新大陆的行动,不但屠杀了美洲许多的印地安土著,而且也把欧洲的疾病如风疹、天花等等,传到当地。这还没有完,当征服者制服了土著原住民后,强迫他们作苦役劳动,挖矿采金。印地安原住民根本不认识、也无法承受这种虐待式的苦役,所以死了很多人,原住民人口急速减少,有些部落甚至完全消灭。例如在十六世纪中叶,安地列斯群岛的原住民已经灭种断根,不复存在。这种种不人道的杀戮、强取、豪夺的行径自然令传教士愤愤不平。

当时西班牙在美洲殖民地采行一种政策与制度,就是把发现的新地区分施给远征军和前往拓殖的西班牙人,这些获得土地的人有义务保护地方原住民,并向他们传布福音,而原住民印地安人则必须为殖民者作劳役,缴付贡税。

这种政策制度(SISTEMA DELL'ENCOMIENDA)表面看来是义务与权利的公平交换,实际上则是变相的奴隶行为。一五一一年一位名叫蒙特西诺斯(MONTESINOS)的道明会神父在讲道中谴责抗议这种剥削印地安原住民的制度。他的抗议竟引起殖民者极大的不满,这些愤怒的人把事情告到西班牙王室那里去。次年,国王颁布法律,仍然保存现行的殖民制度,但要求殖民者把美洲印地安人视为自由的人来对待,也要照顾他们的基督信仰生活。

西班牙王家虽然颁布了尊重印地安原住民的法律,但并没有改变多少实际的情况,因此,为原住民争取正义的奋斗继续存在着,其中最著名的首推拉斯卡萨斯(BARTOLOME DE LAS CASAS,1474-1566)。

拉斯卡萨斯是哥伦布一位伙伴的儿子,他原本也是到美洲淘金的,也剥削过印地安原住民。一五零九年偶然听到一位道明会神父讲道,终于恍然大悟,明白虐待原住民是不应该的行为,因此痛改前非,并加入了道明会,晋升了神父,将五十多年余生的时间完全献身于保护印地安人的工作。他努力设法说服西班牙国王废止前面所提到的那种殖民政策制度,并以和平的方式向印地安人传教。在他的努力之下,似乎保禄三世教宗也因此颁布谕令,明确肯定印地安人是自由人,必须以温柔的方式促使他们皈依基督。

一五四零年,拉斯卡萨斯神父写了一份"印地安人毁灭的简短报告",述说征服者压迫屠杀印地安人的恐怖行径。这份报告直接影响神圣罗马日耳曼帝国皇帝卡洛五世在一五四二年颁布新法律,废止方才提到的殖民制度。

拉斯卡萨斯神父为了维护美洲原住民的权益,在那个时代竟横渡大西洋十二次之多。一五四五年被任命为危地马拉切巴(CHIEPA)教区的主教。由于和很多殖民者在对待印地安人的问题上仍有许多歧见和冲突,拉斯卡萨斯主教终于在一五四七年返回西班牙,从此不再回美洲。

一五六六年,拉斯卡萨斯主教去世,享年九十二,噩耗传来,所有印地安人都痛哭流泪,如丧考妣。

与拉斯卡萨斯同时代的,在西班牙还有神学家弗兰切斯科.达.维多利亚(FRANCESCO DA VITTORIA),他在西班牙著名的萨拉曼卡大学教书,大谈美洲印地安人的生活和战争的权利,他很怀疑西班牙在美洲殖民的权利,也抗议征服者的许多行为。

总而言之,西班牙海内外这些为印地安原住民争取权利的人的行动,可以说是世界人权运动的先驱。令人遗憾的是:虽然有这些有识之士的振臂高呼,以及新法律的颁布,美洲印地安人的处境并没有获得显著的改善,原因在于其中充满矛盾。试想,西班牙国王固然颁布人道法律,却也希望西班牙前往美洲的殖民者都能在当地致富,享受美好的生活,于是不得不逼迫原住民到矿场矿坑作苦役,挖掘黄金给殖民者。就这样,印地安人继续充当劳役,苦不堪言,累死病死者十有其一。

由于印地安原住民或遭屠杀,或被迫劳动至死,所以所剩无几。于是以西班牙人为主的欧洲人想起了在欧洲已经消失很久的奴隶制度,他们想用奴隶来弥补印地安人人手的不足。

在中世纪时代,那些被伊斯兰教徒俘虏去的基督信徒,都变成了奴隶;反过来说,被基督信徒俘虏的伊斯兰教徒,也照样被卖为奴。就这样,产生了把战俘充当奴隶的观念。当时,在伊比利安半岛,也就是西班牙和葡萄牙地区,尚有一小部分这种奴隶。

美洲发现后,急需要大批的劳动力,印地安人既然因抵抗征服者或被殖民者虐待,而人口锐减,于是殖民者便想到从非洲西海岸征集单纯的黑人,用威逼利诱的手段把他们卖到美洲充当奴隶。这种贩卖非洲黑奴的行为直到十九世纪初才终止,估计约有一千四百万到两千万黑人被卖到美洲。

欧洲人为了替自己贩卖或使用黑奴的行为找理由,于是从古希腊哲学家亚里斯多德的言论思想中找借口。亚里斯多德认为:有一类的人天生当奴隶的。这还不够,他们更从旧约圣经"创世纪"第九章好几节的文字找到奴役非洲人的说词,因为非洲人的祖先曾经遭诺厄的诅咒,要永远当奴隶。

总之,十六世纪征服美洲和殖民美洲的人以假善人的行为来掩饰他们所做的坏事,他们宣称奴役人固然是不道德的,但为经济的繁荣与进步倒是需要的。再说,黑人被卖为奴才有机会接触和认识基督宗教。有些传教士甚至加入了贩卖黑奴的行列,而且自己身边也有不少奴隶。

这些黑奴没有印地安原住民幸运,因为原住民有拉斯卡萨斯主教到处为他们请命,作他们的保护人。黑奴的命运只靠一些心怀爱德的人给以宽待,例如耶稣会士皮埃尔.克拉弗神父,他于十七世纪在哥伦比亚设法使黑奴的命运不至于那么悲惨而已。

非洲黑奴在美洲的命运比较单纯,大约只限于人道待遇的问题。但美洲印地安原住民却有自己的文化的兴旺问题;墨西哥的阿兹台克人(AZTEC)和南美洲秘鲁的印卡人(INCAS)都拥有相当进步与辉煌的文明和文化,欧洲征服者、殖民者和传教士来到美洲后,看到这里的古老文明不能不为之震惊。于是产生了双重的面对态度,就是把美洲的古老文化文明夷为平地,把当地原有的宗教连根拔除,并以欧洲文化和欧洲人已经信奉了一千五百年的基督信仰加以取代。另一方面也开始设法研究和了解印地安原住民的文化和历史,思考如何使欧洲人信仰基督的方式与美洲原住民的文化彼此融合。但这些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这也是当时传教的危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