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下 六十二】

第八章 现代化的负担:面对经济、社会当代思潮和和教派林立的基督徒

62.天主教内部大公合一运动的困难

十九世纪中叶以后,誓反教各派别,特别是圣公会和路德派,对推动基督信徒的合一格外热忱和努力。相对地,天主教在这方面显得比较保守、谨慎,罗马教宗甚至对誓反教这些合一运动没有好感,并禁止天主教徒参加那些活动。其中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天主教认为自己是耶稣所创立的,并由宗徒直接一代一代传下来,从未间断过的正统教会。至于誓反教各宗派,乃至东正教,都是在教会两千年历史中,因着种种人为的因素而从基督所创立的唯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教会中脱轨而出的。若是要谈合一,该当是脱轨的人回归原根,而不是要求骨干根源去和断枝落叶谈归根的条件。再说,罗马天主教一直确信自己握有基督所传授的完整真理,这个真理使它屹立不摇,而且不必迁就任何旁门左道。

天主教所持的这个理由浅近易懂,无可指摘;荡子回头当然容易,但要叫忠诚孝顺的长子和荡子平起平坐,甚至迁就荡子的需求,这个如意算盘打起来恐怕不那么容易。事实上,这段历史的演变过程就是这样。也因此,天主教以外信仰基督的各宗派团体之间谈大公合一的问题,没有什么基本上属于神学教义方面的阻碍,他们随时愿意聚集在一起谈,就谈。但是要和天主教谈彼此合一的问题,就必须先克服许多基本上非常棘手的障碍。这便是天主教在推动基督信徒大公合一运动上所遇到的困难。

公元一八九O年,法国天主教遣使会会士费尔南.波塔尔(FERNAND PORTAL)在大西洋葡萄牙属地马德拉(MADERA)岛巧遇英国望族哈利法克斯爵士(LORD HALIFAX)。这位爵士是圣公会教徒,但很关心圣公会与天主教合一的问题。波塔尔神父与哈利法克斯爵士相遇后,有相识恨晚之慨,彼此谈得很投机。

当时,对英国圣公会没有足够认识的波塔尔神父以为:“既然这位圣公会教徒自己找上门,来和我谈论宗教的事,我身为神父自然希望他归依天主教”。他们两人开始成为挚友,共同研究使两个教会修和的各种问题。波塔尔神父起初把事情看得很单纯,他以为两个教会的合一只要双方教会当局取得协议,互相了解,让圣公会信徒个别归依天主教,事就成了。他更认为圣公会最保存天主教的传统,尤其是借着主教的职务延续了宗徒的传承。不料,一八九六年良十三世教宗经过多方研究之后,宣布圣公会的圣秩无效。教宗这一宣布,使得波塔尔神父与哈利法克斯爵士多年努力的理想终告幻灭。

然而,波塔尔神父并没有因此而灰心,他对基督信徒的合一倒是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他发现合一的工作需要从基层作起,需要从基督信徒的内心改革下手,慢慢地使他们都有一致的认识和看法。为达到这个目的,波塔尔神父创办了"各教会的天主教杂志"(REVUE CATHOLOIQUE DES EGLISES),同时把自己的视野从圣公会扩展到东正教和整个誓反教。

一九O八年,波塔尔的努力受到冷落,可是他还是默默地继续工作。一九二一年,在比利时马林(MALINES)总主教区梅西耶(MERCIER)枢机主教的主持下,天主教和圣公会重新展开非官式的交谈,波塔尔神父与哈利法克斯爵士都是这些交谈中的主要人士。交谈持续了四年,终因为梅西耶枢机主教和波塔尔神父在一九二六年的相继去世而不了了之。虽然如此,天主教与圣公会已经比较接近了。

就如方才提到的,罗马天主教会始终认为它是唯一储存真理的所在,所以过去的教宗们从来没有考虑到和其他教派的人士平起平坐地对话,讨论基督信徒合一的问题。一九一四年当选为教宗的本笃十五世曾经婉拒参与由誓反教发起的合一运动组织,并邀请非天主教徒的基督信徒归依真正的教会"天主教"。到了一九二八年,当时教宗庇护十一世的态度更强硬,他发表"现世可死亡的心灵"(MORTALIUM ANIMOS)通谕,严禁天主教徒参加各种大公合一的运动。对这位教宗来说,信德比爱德更重要,而事实上,本世纪初天主教徒心目中的誓反教徒是比较自由随便的,他们缺乏严谨的教义素养。

天主教在二十世纪初期对誓反教积极倡导的大公合一运动固然不热衷,不愿意卷入,可是它也从另一方面来弥补这方面的不足,那就是祈祷。一九二五年一位名叫朗贝尔.博杜安(LAMBERT BEAUDUIN)的神父在比利时默兹河畔的阿迈(AMAY-SUR-MEUSE)创立了一所隐修院,专心致力为天主教与东方各信仰基督的教会团体之间的接近祈祷。院内的祈祷礼仪,拉丁礼节和拜占庭礼节同时举行。院内的隐修士也发行一份推动东西方教会互相了解,以促进合一的杂志(IRENIKON)。

一九O八年有两位圣公会的神职人员,一位是美国纽约的瓦特生(WATTSON)牧师,另一位是他在伦敦的朋友斯潘塞.琼斯(SPENCER JONES)牧师,他们倡导每年一月十八日到二十五日之间举行八日祈祷,为使基督信徒都归依在天主教名下。这种八日祈祷在倡导一年后竟获得当时教宗庇护十世的支持,并嘱咐在天主教内部推行。这两位圣公会牧师所倡导的,在天主教内部获得的反应比在誓反教内部更热烈,这也是可以想像得到的。然而,基督信徒的真正合一如果不是信仰基督的每个教会团体真心诚意,毫无自私,异口同声地祈祷和追寻,是很难达成的。

有鉴于此,一九三五年法国里昂一位名叫保罗.库蒂里耶(PAUL COUTURIER, 1881-1953)的神父写了一篇文章说:基督信徒的合一并不是劝导别的教会来归依自己的教会的成果。他又说:基督信徒的合一只能来自天主,而且必须是全体基督信徒共同祈祷的目标;他们必须祈求基督所愿意的那种合一,而且要用基督所要的方式。保罗.库蒂里耶神父强调:各不同教会团体的每一位信徒都应该承认自己的教会团体在历史上所铸下的,违反教会合一的错误;要是每个教会团体都忠于自己的传统,都真心祈祷,天主必不会拒绝基督所祈求的,而且基督本身也为他们而祈求的合一。

保罗.库蒂里耶神父的主张和见解获得东正教、誓反教圣公会,以及天主教本身的接受。他在一九三六年又写说:“大家都应该清楚知道,从一月十八日到二十五日的八日祈祷乃是天主圣神的作为,每个人都应该心平气和地从事这项祈祷,东正教徒还是东正教徒,圣公会信徒仍是圣公会信徒,天主教徒依旧是天主教徒。”

库蒂里耶神父继续写道:“问题的根源在于能够在所有的基督教会团体中推动一种大公性的合一祈祷,一种反映出内心深处为了违反合一的可恨罪过而感到痛苦的祈祷。我们每个人都必须谦下为怀,不断地祈祷,努力不懈地祈求完全合一的奇迹。当然,我们看不到这件事,但我们应该为它铺路,不论它是如何地遥远。基督是属于众人的,他等待所有的基督信徒的团体同心合意地祈祷,以便按照他自己的意愿,在适当的时候,把他们合一起来。单是天主教的祈祷,或东正教、圣公会、誓反教等教会团体的个别祈祷并不够,需要大家,而且是大家一齐祈祷。”

保罗.库蒂里耶神父在呼吁全体基督信徒同心一齐为合一而祈祷后,更于一九三七年在法国栋布(DOMBES)这个地方成立一个小组,每年让誓反教牧师和天主教神父在当地一座熙笃隐修院内相聚,作一种类似大公合一性质的退省,彼此认识,交换意见,增进了解。不久之后,设在栋布的这个小组开始一种"比较神学"的研究,探索各教派之间的神学的异同。

总之,在保罗.库蒂里耶神父卓越见识的努力和推动之下,每年一月下旬的八日合一祈祷终于成为大公性的合一祈祷,同是信仰基督的人终于在那几天同心合意,怀着忏悔的心,为共同的合一目标,谦逊地祈求天主的垂允。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