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倾听喜讯

假若我送给你十块钱,你或许不会感到惊喜,你会怀疑我为什么如此做,你甚至会取笑我。假若我再给你五块钱,你可能会摇摇头不要接受,并且对我的行为更感到怀疑,假若我还继续不断给你钱,我可能会引起你的兴趣,但是,你仍然不知道我如此做的目的何在。

假若我给你一张一万元的支票,我相信,你会立刻感到无比的兴奋;假若我把数目增加到二百万元,你会极惊喜的般着我,并感到你自己如何幸运。你可能喜极而泣,你会立刻告诉别人这意外的消息。或许只要在你有生之年,你都会谈论这事。

天主曾经白白的给予我们许多出乎人意料之外的礼物。但是你可能只把它视为一张十元的钞票,对于十块钱你不会感到惊奇,你的心跳也不会加快。当你想到天主的美善时,你不会流出感恩及喜悦的眼泪。怎么会这样呢?难道那不是天主的恩赐吗?只因为你生活在一个价值十块钱的世界里!

许多经常到教堂的信友都认为天主所赐的永生是一种廉价礼物。他们相信他们必须兢兢业业的生活,以保存天主赐予他们的“礼物”。他们如此兢兢业业的生活,以致于有时他们开始怀疑做一名基督徒是否值得花如此大的代价。

这种想法使得他们并不很热衷与别人分享天主的喜讯。对他们而言,成为一名好的基督徒便是参加主日崇拜礼仪,不涉足宴乐场所,将辛苦赚来的钱捐给教会。

若这便是你所谓的“得救方法”,那么我便了解为什么你每天晚上的时间都消磨在电视机前,你从不与你的邻居或陌生者谈论天主对我们的爱。因为你认为天主的恩赐只值十块钱,如此廉价的礼物,你也不想再获得,没有它,你也可以生活。

但是,假若你得到一件价值一万元的礼物,你还想再获得一件,你也会告诉别人那里可以得到这种礼物。我们都要这种价值连城的礼物,世界上有许多人,每年花几亿元为获得一些过眼即逝的东西。我们生来便有一种为自己获得有真正价值之物的渴望。

现在,让我告诉你,天主白白赏给我们的礼物远超过百万元大钞,他并不将这礼物只赐予某些人;基督已为我们众人要从天父那里所获得的礼物付了代价。

“经上记载说,‘我要摧毁智者的智慧,废除贤者的聪明”, (格前一19 )

我们知道,天主所赐的罪赦及永生并不适合我们日常的生活。我们只相信我们仅仅得到我们该得到的,付我们所愿意付出的。天主愿意白白赐予我们恩宠,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事。

我们会说:“假若我做点什么,我便可以得到他的恩赐。”

“你们得以结合于基督耶稣内,全是由于天主,也是出于天主,基督成了我们的智慧、正义、圣化者和救赎者。”(格前一30 )。

你会想:不知道基督是否有权赐予你永生而不要你做点什么?若你认为他没有这种权利,那么你必须有所作为,使天父喜爱你。你终生劳苦努力为能达到他的标准。但是由天主的圣言,我们得知,无论你如何努力,你总不能达到他要求的标准。你那为使自己达到完善的努力只在说明你对天主的态度。

保禄曾说:“借着基督,天主的仁慈倾注在我们这些卑贱的罪人身上,现在他派遣我们到世界各地宣扬天主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参阅罗一5 )

保禄获得了天主所赐的大恩典,他欣喜万分!他决心要全世界都知道。

福音告诉我们天主使我们有份于天国,当我们相信基督拯救我们时,我们在天主眼里便成为正义的。你真的能信任天主吗?在你生命的末刻,你能无所歉疚的面对他吗?

单凭我们自己的力量,我们是无法达到充满的境界的。

“没有一个人能因遵守法律而在他前成义,因为法律只能使人认识自己的罪过” (罗三20 )

你越探求正确之事,越发现自己的错误。唯有傲慢的人感到自己能达到某种完美的境界。基督是人类中唯一不自私,无罪过的人。唯有他在你内的临在使你由罪人变为义人。

“既是这样,那里还有可自夸之处?绝对没有…… 因为我们认为人的成义是借信德而不在于遵守法律。”(罗三27~28 )

保禄强调信德的道理并非新奇的。他指出亚巴郎是因他的信德而被天主所拣选。

以伦理标准来衡量,亚巴郎只是一个极平凡的人,当他被召离开家乡,迁往异地时,他知道他的财产,牲口可能会被异民所抢劫,甚至他美貌的妻子撒拉也会遭到不测之事,所以他把自己的妻子称为自己的妹妹,这样他不会因自己的妻子而遭杀身之祸。事情的发生正如亚巴郎所预料的,埃及王要娶撒拉为妻,亚巴郎因此而获得国王所赐的重礼。

亚巴郎采取什么行动呢?计划营救自己的妻子吗?他没任何行动表现,反而乐不思蜀。但是天主却干预了这件事,使埃及王知道他受了亚巴郎之骗。

象亚巴郎这样的人,你会接受他加入你的教会吗?仔细想想这问题吧!

很明显的天主拣选亚巴郎并不因他的道德标准,而是因为他相信天主。他的信德中悦了天主,在你的眼中,亚巴郎可能不够好,但是在天主眼中,他是蒙宠爱的,因为他相信天主。

你可能想到你的优点比亚巴郎还多,好与坏,优点与缺点并不能决定我们是否能得救。亚巴郎并不以他的优点进入天国,而是以他的信德。

保禄说:“但为那没有工作,而信仰那使人不虔敬的人复义之主的,这人的信德为他便算是正义,这才是恩惠”(罗四5 )。

在天主眼中,我们是美好的。

若你真相信这点,难道你不会感到兴奋吗?你不会告诉别人成为基督的人是多么简单吗?你只要想想,在你四周,有无数的人认为自己要变得很好才够资格成为基督徒,而他们很明白自己永远不能变得很好。他们的前途必定是昏暗无光的。他们多么需要听到福音。

天主的恩宠是白白赏赐的!保禄写道:“既然是出于恩宠,就不是出于作为,不然恩宠就不算是恩宠了。”(罗十一6)

我们应在各处宣讲福音,然而许多基督徒在面临宣讲福音的机会时便哑口无言了。

你是否曾向一位陌生人问过路?当你向他问路时,你感到害怕吗?你的心会蹦蹦跳,你的喉咙会干燥吗?当然不会。那么为什么当你想要告诉一位陌生人耶稣基督为他做了些什么时,你会感到紧张而不知如何启齿呢?

天主要我们与每一个人共享他的福音。耶稣要他的门徒往普天下去向所有的人宣讲他为人类所做的一切。谁愿意将耶稣的所言所行当成秘密一样只据为己有呢?

然而,信仰的敌人却在四周窥视着我们,他施用诡计使我们不敢与别人分享天主的恩赐。但是,假若我们绝对相信天主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假若我们接受他的赏赐,那么我们便会不断的到各处去宣讲福音喜讯。

有些人仍然担心当我们的罪过被赦免并领受天主的恩赐后,他会要求我们成为如何理想的人呢?关于这一点保禄在写给罗马人的信上提到:“那么这福分是仅加于那些信仰基督,但是也遵守犹太法律的人呢?或也加于那些不遵守犹太法律,但是只侧印基督的人呢?我们说过亚巴郎因信德而获得祝福,他不是完全因信德而成义吗?或也因他遵守犹太法律呢?”(参阅罗四9)

保禄做了一个令人欣喜的结论,即是:亚巴郎没有死守法律的条文,而全心信赖天主,因此他成为以信德著称于世的义人。

我们很清楚看出来,天主将整个大地赐予亚巴郎及他的子孙并不是因为他只遵守了法律,而是因为他相信天主的许诺必会实现(罗四13)。

天主也应许我们,他要赐予我们恩宠,并不在于我们要变得多好,而在于我们是否信赖他。或诊你认为天主的计划并不很理想,但是,那的确是天主解决我的困难的方法。

犹太人总为自己找借口,并且坚持自己不是罪人。许多基督徒误解耶稣对犹太人的回答。他强调天主法律的意义远超过他们所能了解的。例如,他们认为犯邪淫罪是无辜的。但是耶稣告诉他们假若他们怀着邪念注视妇女,想要占有她,就已经犯了邪淫的罪过。耶稣说为保持灵魂的洁净,他们可以把那使他们犯罪的双眼挖出来。耶稣很了解人性,虽然人不愿犯罪,但是在人内却有一些引诱人犯罪的倾向,所以我们常面对这种内在的善与恶之战。

耶稣要告诉我们什么呢?是要我们单凭自己的力量去遵守法律吗?不,他只要告诉我们,我们多么需要他。几乎耶稣的每一条教训及每一个比喻都在说明我们需要救生。保禄告诉我们信仰基督是守好法律的唯李方法。

若你单凭自己的能力鞭策自己遵守某些基督的法律,你到底获得了什么?单凭自己的能力是做不到的。这并不是耶稣不要你遵守法律,而是他要把你由困难中解救出来。

基督给予那些遵守他法律的人的所企望的一切。当基督进入你生命时,你仍是原来的你,甚至还有些缺点。但是却有很大的区别:“谁若在基督内,他就是一个新受造物,旧的已成过去,看,一切都成了新的。”(格后五17)。

从外表看来你可能没有改变,但是实际上你却改变了。你的身体会因罪恶而死;但是你的精神却生活着,因为基督已经宽赦了你的罪。

你已经成为一个新受造物,因为基督因着圣神居住在你内,有一天,你的肉体会死,但是真正的你却不会死,因为你要与基督一起永远生活着。

我曾经问过无数常到教堂去的人,想知道他们对一个人要进入天堂该具备何种条件的看法。而我所得到的答案几乎是完全相同的。

百分之九十九的回答是一个人该做这个或该做那个,例如遵守教规,到教堂参与礼仪,捐献,不要慢怠别人等,真可说是一张他们应该做这个,做那个的细目表。

居然许多信徒也相信我们的得救是在于我们所做的一切,难怪福音传扬得如此之慢。若在教会里接受的只是这些,谁又愿意为它作宣传呢?

你是否仍然相信天主只给予你廉价的恩赐?你是否想过要接受天主的祝福,首先你必须要有信德?“假使属于法律的人才是继承者,那么信德便是空虚的,恩许就失了效力,因为法律只能激起天主的义怒,那里没有法律,那里就没有违犯”(罗四14~15)

难道天主不要我们遵行法律,不要我们努力向上吗?当然不是。我们激起天主的忿怒是因为他知道我们遵守法律的动机。我们遵守法律是否为了怕天主因我们不遵行法律而罚我们,若是这样我们的努力是白费的。若我们遵守法律是为获得天主的祝福,那么,我们的努力是徒劳的。那么,为什么我们要努力行善呢?难道我们不能随心所欲吗?反正救恩是天主赏赐的。

当然这是无所谓的言谈。我们要努力向善,只因为我们爱天主,并且要取悦他。假若我们完全了解他对我们的恩赐是多么伟大,我们会以爱还爱。假若你行善只是为要获得天主的恩宠,你永不会真心爱他。对他赐予你的恩宠你也不会感到惊喜。

天主指示给我们另一条通往天堂的道路,其实这并不是一条新路,因为在圣经上早已提到,即是相信耶稣基督以他的苦难、死亡,涤除了我们的罪过,借着耶稣基督我们众人都能得救。

得救的条件是信靠耶稣基督,而不是单凭自己的好或坏。

耶稣基督究竟为我们做了什么呢?

“这耶稣即是天主公开立定,使他以自己的血为信仰他的人作赎罪祭”(罗三25)。

天主以耶稣的血及我们的信仰将我们从罪恶中解救出来,这两个因素是很基本的,缺一不可。基督为我们而死,但是假若我们不相信基督为我们所做的一切,那么他的死为我们有什么益处呢?

“耶稣曾为了我们的过犯被交付,又为了使我们成义而复活”(罗四25)“罪恶怎样借死亡为王,恩宠也怎样借正义为王,使人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获得永生”(罗五21)。

当我在越南作随军辅导时,军中有一位年轻引人注目的护士。当她初来时活泼动人,但是很快她愉快的笑容消失了,她无法面对那些由战场上抬回来受重伤的年轻士兵,她常到我办公室来向我吐露她的感觉。

“天主让他们受如此大的苦,你怎能说天主爱他们呢?” 有一天,她问我。

“你将你的忧虑交给天主,并且相信他会帮助他们,这样为你比较容易接受目前的事实。天主比你和我更爱这些受伤的士兵们。”我说。

她摇摇头说:“我做不到,或许有一天可以、但是目前我做不到。看到那些受苦的士兵,太使我难过,目前我还不能为这些感谢天主。”

此后,她很少到随军辅导的办公室来。从她那缺乏神采的双眼的表情里,我怀疑她用药物来压抑她内心的忧虑感伤,对四周所发生的一切似乎已不再有所反应。以后,她被派到其他地区工作,我也与她失去联络。

最近,我收到一封寄自中西部一所妇女感化院的信,信中写道:

“敬爱的辅导:

自从上次在越南医院里与你谈话后,我在人生旅程上走向了一个错误的方向。我完全失去了判断力。从越南回来后,我得不到心灵的平安,我开始怀疑信仰。

当我看到年轻士兵毫无意义的死去,当我处理他们的尸体时,我指责天主,将一切归咎于他。现在,我了解了,当我指责天主时,我将我自己完全封闭起来,并且设法毁灭自己。现在我对任何事,任何人都无法有反应,我似乎生活在一个毫无生气的虚空中。

我知道,天主是我的回答,我曾经挣扎多年,但是现在我知道了。我想要写信给你,但是我感到愧于提笔。我记得上次与你谈话时是多么愉快,但是当时我不要接受你的回答。我希望现在还不会太晚。请为我祈祷……”

这位护士曾经拒绝天主赐予她的恩宠,而后来她渐渐看清楚了恩宠的意义,让我们想想她在这过程中所受的痛苦。

接受基督所赐的永生是一件最容易的事,毫无困难。你并不需要超人的聪明才智,就连一个小孩也能获得基督所赐的永生。

保禄写过:“天主的救恩离你很近,就在你的口里,就在你的心中,这就是指我们关于信仰的宣讲,如果你口里承认耶稣为主,心里相信天主使他从死者中复活起来了,你便可获得救恩。”(罗十8~9)

然而为什么这么多人犹豫不决呢?他们伯什么呢?这位年轻护士不敢将自己托给一位使年轻兵士送命沙场的天主手里。她没有信赖天主的爱。

“在爱内没有恐惧,反之圆满的爱把恐惧驱逐于外……那恐惧的在爱内还没有圆满。”(若一、四18)

天主是爱,他的每一行为都是爱的表现。我们的困难是我们对爱的了解太有限了。我们曾经在人与人之间的爱中受过伤,也对它感到失望,当我们完美无缺时,别人爱我们,接受我们,但是当我们不合乎标准时,别人便拒绝我们,这是以人性为出发点的爱,但是天主的爱却截然不同。

希腊文用两个字来叙述爱,一是Philia一是Agape,前者是指人与人之间的爱,后者指天主对人的圣爱,它是一种出于理智,自动自发的,属于精神方面的敬爱。这种圣爱并不出于感觉或情绪,是一种自然流露的爱的行为,发自于人的理智。它总不改变,是人可以全心信靠的,因为它的基础并不在于对方之可爱与否。

天主便是这样的爱着我们。当我们反抗他,背逆他时,他也爱我们,当我们的生活毫无重心,本末倒置时,他仍然爱我们,他常常等待着接受我们,宽恕我们的罪,并且以他的喜悦与平安充满我们的心灵。

天主爱的恩赐便是在耶稣基督内所赐予我们的永生,它与我们的生活是息息相通的。我们接受耶稣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衷心的相信他永远的生活着,并且将这一切传述给别人,这是多么简单的一件事。

尼苛德摩是一位虔诚的犹太人士,一天晚上来见耶稣,他问耶稣如何才能今天国,他知道耶稣由天主派来,一定能回答他的问题。

耶稣告诉他:“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人除非由上而生,不能见到天主的国。”

尼苛德摩说:“人已年老,怎样能重生呢?难道他还能再入母腹而重生吗?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人除非由水和圣神而生,不能进天主的国,由肉生的属于肉,由神生的属于神。”(参阅若三2~6)

尼苛德摩知道耶稣是谁,但是这并不够。我们应以行为表现出我们所知道的,并且让耶稣基督进入我们的生活中,成为我们的救主。当他借圣神进入我们心灵内时,在精神上我们重生了。我们只能在心神上与主相通,因此,我们必须在心神上在主内重生,否则在精神上,我们仍然是死的。

保禄在致加拉达人书中写道:“我已同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了,所以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内生活,我现今在肉身内生活,是生活在对天主子的信仰内,他爱了我,且为我舍弃了自己”(加二20)

保禄又对格林多人说:你们该考查考查自己,是否仍站在信德上,你们要考验考验自己,难道你们自己认不出耶稣基督就在你们内吗?若不然,你们就是经不起考验的。”(格后十三5)

你是真正的基督徒吗?你已经重生过吗?

今天在我们教会中有许多象尼苛德摩一般的人。他们花时间研读圣经,每天热心祈祷,他们参加读经班及祈祷会,并且教主日学,甚至有些是讲道者。他们在教会里长大而自称为长老会、信义会、浸信会、罗马公教会或其他教派的教徒。

他们熟知基督教义,他们深信耶稣基督是天主子,他为他们的罪而死于十字架上,三天后由死中复活,但是他们从没有将自己的生命完全交于他手中,并请他作他们生命中的主宰。无数的基督教徒规律性的参加主日弥撒及崇拜,在外表上遵守一个基督徒该守的诫律,但是从未在他们每日生活中体验到基督的临在。

救恩及永生是天主白白赏赐的恩典,这是你无法以劳力赚得的或是你应该得到的,除非你全心接受,否则你是不能拥有它的。天主在爱中接纳我们,他以爱安排一切,为使我们知道我们是如何的需要他,而吸引我们归向他。

有一次,一位军官带了一位他排上的士兵来见我。这士兵被上级开除,又因为他吃迷魂药而被判关监狱。从少年时期起他便是一个吸毒者,当他在军队中时情况更坏。当他在越南服役时,毒品如同口香糖一样的容易得到。

“我这辈子已完了,已经无法再改了,”他说着,双眼的表情黯然而绝望。

“你相信天主能改变你吗?他有能力帮助你”我说。他耸耸肩说:“他为什么要帮助我?我从未为他做任何事。

“他爱你,他派遣耶稣来替你承担所有的惩罚,他也能治愈你的创伤。”

他的表情很阴郁:“我曾经听过耶稣的名字,我愿意求他做我的救主,但是,我想现在就是这样做,对我也不会有帮助。我已经不能不吸毒了。”

“天主能治好你,”我很有信心的说,“难道你不认为他比毒品更有效吗?"

他面带怀疑的表情。

“你愿意求他帮助你吗?” 我问他,他点点头说:

“我愿意试任何一种能帮助我脱离目前苦海的方式。”

“那么现在我们来感谢他将要为你所做的一切,并且感谢他,在你过去的岁月中所做的一切,而使你处于今天这种状况中。

“等一等,你说要我为一切感谢天主,甚至连我还是一位瘾君子?”他困惑不安了。

“就是你目前处境使你来到天主面前,不是吗?假若天主治愈你,宽恕你,赐你新生命,难道你不认为你该感谢天主,他使你认清你需要他吗?”

疑惑仍然停留在他的眼神中。

“你愿意让我为你祈祷吗?” 我问他,他点头同意。我把手放在他头上,祈求主:“仁慈的天父,我感谢你爱了这位青年,并吸引他走向你。现在请派遣你的圣神来,帮助他相信你曾临于他生命中最暗淡,最孤独的时刻中,为要将他带到基督面前。”

当我祈祷完后,在他眼中有种新的光芒闪烁着。

“真奇怪,我真相信天主允许我生命中每一件坏事情的发生,都是为了我好。”

他的双眼被泪水湿润了,他低下头来为他自己祈祷,求天主宽恕他的叛逆之罪,并请耶稣来做他生命之主。

以后所发生的,是非我能力所能表达的。我再将手放在他头上,祈求天主治愈他,除去他对毒品的欲望,以基督的爱充满他的心。我可以感到一股力量进入他的身体内,他的脸明亮得象孩子的脸,眼泪由他的面颊上流下。

“我真的改变了,我不再需要毒品,耶稣住在我心中!” 他喊道。

对这位年轻士兵而言,这是他重生的一刻。他不再与往日一样。他已重生,并不是因为他感到耶稣的临在,而是因为他决定要信赖天主。

假若我们与天主的关系只在于我们的感觉,那实在不是我们的选择。我们不能凭感觉来作选择。但是,我们能选择信赖,深信天主。圣经说我们因信德而得救。但是很多人却对信德观念模糊不清。

信德与感觉是不同的。

“信德是所希望之事的担保,是未见之事的确证”(希十一1)。信德不来自我们的情感,感觉或感官。信德与意志有关。我们相信那些以感官无法感觉到的事为可信的真理。

以信德获救,意思是说,我们以意志行为,接受耶稣基督做我们的救主,而不凭我们的感情或感觉。我们因信德而重生,因信德而获救,即是我们深信,天主借耶稣向我做了所做的许诺。我们可能不会感到获得天主的拯救或重生,但是不论我们是否感觉到重生或得救,这件事实仍然存在。

我们曾讲论过,我们的理智,很容易成为信仰的阻碍。以感觉来衡量信德是很危险的。我们常把感觉与事实混为一谈,以至于我感到怎样,就以为自己便是那样——我感到身体不适,所以我一定生病了。但是,我们的感觉是变化不定的,它能受气候,饮食,睡眠或我们的上司的影响。我们决不能以感觉来衡量事实。若我们以感觉来衡量我们与天主之间的关系,我们会惹来满身麻烦。

耶稣要我们抱着信心祈祷,相信我们的祈祷一定会被俯允。假若我们坚持要以感觉来评判祈祷的结果,我们便不能以信心祈祷。在圣经中,天主常告诉我们不要凭感觉来做事。

耶稣说:“爱你的仇人”。

难道他不知道我们对仇人的感觉吗?当然他知道。但是他告诉我们,不要让我们的感觉主宰我们。我们有自由选择去爱任何人,甚至我们的仇人!

我们也应该不顾我们的情绪、感觉、理智而自由的接受上主之言。我们在基督内的新生活,是一种信德的生活,就是一种摆脱我们情绪、感觉及理智控制的生活,我们不应该再受它们的控制了。

圣经告诉我们,我们因信德获救,因信德而获痊愈,因信德而成义,受信德的保障,在信德中行走,屹立于信德中,靠信德而生活,因信德而承继天主的许诺,因信德而成为充实的,以信德祈祷,借信德而战胜世界,以信德来赞美天主。

当我们以信德来接受天主的救恩时,我们对救恩的经验便成为一件不可磨灭的事实。天主不看我们的感觉,而看我们所做的决定。我们会被怀疑所冲击,而有一种可怖的感觉,但是只要我们以信心接受基督,天主就视我们由不信的阶段超越到有信仰的阶段中。当你作此抉择及献身时,不论你感到或没有感到都没有区别。天主接受你在意志上的屈服,你会因圣宠及圣神而重生。

若有人向我说:“我确实知道今天耶稣基督临于我身上因为我感觉得到。” 时,我会很仔细考虑这些话,因为,同一个人后来会对我说:“我不敢确定我是否得救了,我没有感到主的临在。”

当你很奇妙的经验到主的临在时,请赞美主吧!但是不要将你的信仰奠基在你的感觉上。一位基督徒若常以情绪的波动来决定自己的信仰,则他的获救常会被怀疑所左右。

一位妇人写信给我,信中写道:

“几年前,我将自己的生命交于耶稣基督手中,但是一切与从前没有什么异样。我什么也没有感到,在时间的转变中,我失去了希望,也不再努力为耶稣基督而生活,从此以后我的生活便成为不可忍受的了。我很沮丧,我怕我会毁掉我的婚姻……我阅读一些宗教书籍,我知道我所感到的是对基督的渴慕。我祈求天主宽恕我,我要再将自己奉献于他,我请耶稣基督作我个人的救主,我急切渴望成为他王国的一部分,到目前为止我尚未感到困难……请为我祈祷,我不能这样下去……。”

另一封信是寄自监狱中的一位青年,信上写道:

“我全心全意信耶稣基督,两年前我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这一切是完全真心诚意的,有两天我感到兴奋极了,但是我立刻故态复萌,此后,有时我也感到很喜悦,却不能持久。我愿意为他服务,可是,我似乎无法找到他,我要如何去寻找他呢?是否因为我渴望的心不够殷切呢?我如何能使自己更急切的需要他呢?我的生命,我的前途似乎都已暗淡无光,毫无意义。我上一些圣经课,但是,我依然如故,我急切愿意寻找基督,不久我便可出狱,我愿意怀着他的爱再踏入人群。请为我祈祷,使我能找到他,并且体验到他在圣经上所许诺的喜悦……。”

这类的信我收到无数封,无论我到何处,我遇到很多不敢确定,是否遇见耶稣基督的人。

他们怀疑的原因常是同样的,“我没有感觉到。”

他们都是自己感觉的奴隶,他们更相信自己的感觉,而不相信上主之言。一旦我们屈服耶稣基督,他要对我们说:“我赐予他们永生,他们永远不会丧亡,谁也不能从我手中把他们夺去。”(若十28)

我们如何对付我们的感觉与疑惑呢?

保禄写道:“只要你们在信德上站稳,坚定不移,不偏离你们由听福音所得的希望,这福音已传与天下一切受造物,我保禄就是这福音的仆役。”(哥一23)

当怀疑及违背信仰的感觉来袭击我们时,天主告诉我们应该对天主之言深信不移。

有一位我认识的妇人,在这方面做得很实际。当疑惑由心中升起时,她便打开圣经找一句与这事有关的字句,这句子告诉她真理,然后把这经句抄在纸上,当疑惑再来到时,他反复诵念这句话。

有时有种思想来到她脑海中使她感到很沮丧,这思想是:你能确定当你接受耶稣基督作你的救主时,天父俯听了你的祈求吗?

她在圣经中找到以下的字句:“我们对天主所怀的依恃之心就是:如果我们按他的旨意求什么,他必俯听我们。我们既然知道,我们不拘向他求什么,他会俯听我们,我们也知道向他所祈求的,必要得到。”(若一、五14~15)

她把这句抄下来,在后面写着:“一九六九年一月十四日我向主承认自己的罪,并求耶稣基督进入我的生命,作我的救主,我知道一切就这样发生了,因为我的祈求合乎天主对我的计划。”

她将这张纸放在她卧房的镜子前,一旦疑惑来到,她便拿起这张纸大声诵念,“一做便见效了,疑惑消失了,我知道我已重生,我知道天主接纳了我,因为就在那一天,我接受他的圣子作为我的救主,从此之后,我不再有过怀疑。”

当她对某条已经向天主忏悔过的罪感到歉疚时,怀疑自已的罪是否得到赦免的诱惑自心中升起。她打开圣经,看到:“但若我们明认我们的罪过,天主既是忠信正义的,必赦免我们的罪过,并洗净我们的各种不义。”(若一、一9)她将这节圣经抄下来,在后面她写下自己已忏悔的罪,日期及另一句话:“阿肋路亚,我已得到赦免。”

渐渐的,她的疑惑完全消失了。

你也可以用这种方法来驱除自己的怀疑,写下你的祈祷及表明天主许诺的圣经章节。

假若你已做了多年的基督徒,但是对自己的得救或献身仍感到疑惑时,不要再让你的疑惑及某些感觉欺骗你。立刻再将自己奉献于主,今天就将它写下来。有些人将自己在灵修上的重大进步写在自己的圣经上。

基督徒的生活,是在信德中,一种继续不断,向前迈进的旅程。将我们在信仰上的种种过程记录下来,是一种很好的方法。当我们置身于信仰的黑暗之中时,这些记录是很有效的振奋剂。回顾过去所经过的路,我们能为主的带领而感谢赞美他。

我们的信仰是奠基于天主,而不在于我们种种的感觉。天主也应允我们,当我们在人生旅途上向前迈进时,我们也越来越在生活中体验到他的喜悦与平安。当你感到天主的平安与喜悦临于你时,欢欣吧!但是当你感到枯燥而空虚时,也欢欣吧!

你的得救仍是一件奇妙的事实。将你的意志转向天主,并向他说:“主,我要信,我要倚靠你的圣言。” 按照这方法去行,你会发现在往日依靠感觉的趋向会渐渐消失。你能毫无阻碍的全心信奉天主。“你们也会认识真理,而真理必会使你们获得自由。”(若八32)

视天主的话为真理,并接受它,这样你便能获得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