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能力无限

当我们全心信赖基督时,情形会怎样呢?

“天主在天上,在基督内,以各种属神的祝福,祝福了我们……”(弗一3)

我们属于基督,所以我们是天父的子女。我们已经进入他的天国,一切属于天父子女的能力,特权及权利都是我们的。

请看天父为我们所订立的规条——其实便是,天上的各种祝福。并非因为我们本身的优异才得到天父的祝福,而是因为我们属于耶稣基督。

一个婴孩并不因将自己手脚尽量伸长而长大。他的父母亲细心的喂养、照顾、爱护他,并不是因为他堪称他们的爱护照顾,只因为他是他们的孩子。父母知道他的需要,也供给他所需要的一切。只要这孩子定食定量,适当的休息及运动他便会很顺利的发育成长。

假若你想象一个孩子不吃不睡,并且对他母亲说:“妈,我还没有准备好要吃饭,我在这里尽量伸展我的四肢,等我长长了五寸,我便可以吃饭了。”

这是很幼稚无理的话,但是许多基督徒的确如此。天主为我们准备了一切成长所需之物——食物,休息,爱护,照顾。但是我们躲在屋角用自己有限的力量使自己生长,要使自己成长到某个程度而有资格领受天主的恩赐。

远在你我出生之前,天主已为我们准备了一切。“因为他于创世之前,在基督内己拣选了我们,为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瑕疵的。”(弗一4)

等一等!天主要使谁成为圣洁无瑕疵的?你知道谁因天主而成为圣洁的吗?他是否使你成为圣洁的呢?你认为天主是否可能使所有信徒都成为圣洁无瑕的,而对非信徒却一筹莫展?

在天主眼中,他使我们成为圣洁无瑕的,他为我们完成了大事,他改变了我们,在他的眼中,我们与别人不同。唯有他有能力看见一个焕然一新的人。谁能从天主的眼中看事呢?除天主外没有别人。他为自己的光荣而创造了新受造物。

当别人看见你时,他们看见的仍是同样的你。当你照镜子时,你知道自己并不圣洁,也并非没有罪过。但是,记住,这一切都是由人的眼光来看的。

难道你敢说天主无法看见他所要看的吗?你是否期望自己看起来是圣洁的,或在天主眼中是圣洁的?无数的基督徒常迫使自己成为圣洁的,其目的是做给别人看或满足自己的骄傲。当他们失败时,他们便陷于完全的沮丧中。我到处都看见他们那张不愉快的脸,常常听到他们的忏悔及失败的情形,甚至在他们开口之前,我已知道事情的经过。

天主如何使我们在他眼中成为圣的呢?保禄说:“因为他于创世以前,在基督内已拣选了我们,为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瑕疵的。”(弗一4)他把一大堆的爱倒在我们身上,然后退后一步看看其结果如何。他看见什么呢?他看见他自己的爱。

别人看见你,你看见你自己。天主看见他自己的爱,难道这一切不能在你心中激起欢愉的声浪而使你的生命充满感恩与赞美吗?

天主为什么要为我们做如此奇妙的大事功呢?他这样做完全出于他的决意(参阅弗一5),他要以他的爱包围我们。难道你不相信他有权利给我们任何东西吗?不论天上的各种祝福或地下的金银财宝。

他为什么要亲自为我们做了这一切呢?我相信这是唯一的途径他能确保他的工作能十全十美。若天主要依靠你我来完成这一切,他便永不可能有任何东西值得交给他的圣子。最后的结果是为天主的光荣而不是为人的光荣。

保禄写道:“使我们这些首先在默西亚内怀有希望的人颂扬他的光荣。”(弗一12)。

我们全心信赖基督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其结果便是使我们进入无限的光荣之中。“所以只有在基督内,我们才可借着对他所怀的信德,放心大胆的怀着依恃之心,进到天主面前。”(弗三13 )

天主知道我们是怎样的人,我们的弱点。他要我们相信借着基督我们有权走近他,并且向他求我们所需要的。

天主要以美好的事物祝福我们;他要我们愉快;有时,这点为基督徒很难了解。我出生于一个贫寒的家庭,我们常常得到别人的救济;每当别人要送我东西或为我做一件事时,我会很气愤,除非我确实知道他们是真心诚意的;我便在这种愤恨中长大,日后,我便设法获得每一件我想要得到的东西;这种个性使我与天主建立了关系。最初,我不能相信天主会给我超过我需要的东西。我真无法完全了解天主无限的慈爱及对我的关怀。

后来,我担任随军辅导,有一天我到另外一州去演讲而无法及时回到自己驻留的地方来尽我所答应的职责:我原先预计搭乘的飞机因恶劣气候而停飞,而下一班飞机又太晚,乘汽车回去这完全不在考虑之列。我感到很闷闷不乐。身为一位随军辅导,我从未因其他事务而耽误我本身的职责,而由目前情况看来,我是无法及时返回驻留的部队中了。

于是,我祈祷:“主,你知道,我从未迟到过,我把目前的情况完全交于你手中,我知道你对我有最妥善的计划,我感谢你,因为我知道你会帮助我。”

在这些听众中,我遇见一位飞行员。他驻守在附近的基地上,当他知道我的情况时,他说:“我向长官请示,或许有办法。”

长官答应他的请求,说:“当然可以,我正要作一次飞行;我很高兴能送随军辅导回去。请他明天早晨六时到基地来。”

那夜我在这位飞行员家中作客,第二天早晨六时,我们走到飞机场上去,我感到精神焕然一新,多么高兴天主满全了我的需要,我尚未完全了解天主如何慷慨的供给了我的需要。

我四周环视,看着我要坐的飞机,一架四引擎的飞机停在那里,看上去,它似乎不象要起飞的样子。我只期望一架普通的小飞机,不必太舒适,只要它能及时把我送回家便可,这便是我的需要。

这位飞行员停住了说:“到了,辅导,请上飞机吧!我举目观望,在我目前出现的,是停在跑道上最大的一架飞机,机身似乎有一条街长。

主啊!这怎么可能是为我的呢!我心中想着。我走上扶梯,服务人员将我带到一间很大的休息室里,我是机上仅有的乘客,而机上的设备极为齐全。这不是一架货机或运输机。

长官来向我作自我介绍,并期望我能旅途平安愉快,我只能低声的道谢,因为我太惊奇了。我知道天主会为我准备飞机使我及时飞回我的基地,但是他为什么会准备如此豪华的一架飞机呢?为什么他不准备一架普通的小飞机呢?

我感到很不配接受这恩赐,一种认为这样一架大飞机为我一人坐是一种浪费的思想涌上心头。

“天主,这是什么意思呀!”我很迷惘的问道。

“只因为我爱你,”天主的回答,“我要你知道,我如何为信赖我的子女所预备的一切。”

“主,我现在才渐渐了解,”当我继续回想这件事时,欢愉之情油然而生。

“我要你告诉每一个人,凡为每天生活中的种种表示感谢的,我要为他们打开天堂之门,并大量赐予超过他们所祈求的或期望的。”

“谢谢你,主,”我在座位上低声轻笑。

在我内心中的声音继续着:“你要记住,你永远都不配接受我的祝福。这是你无法以工作换取或赚来的。我必定要白白赐予你们每一样东西,由于我的美善,你一定要学着去了解,并接受它。”

通常我搭乘普通客机,我在距离我办公室十里的地方着陆,但是这架四引擎飞机就停在我有任务要执行的地方数百码之外。当我走近房子时,我看着我的表,我准时到达那里,一分也不差。

天主的确慷慨大量的为我们准备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只要我们求便可得到。尤其他将他的圣神自由的赐给了我们。

当新信友接受耶稣基督作他的救主时,圣神便与他同在。他因圣神而重生。当他们领受圣神后,便可成为基督的见证人,并且有能力宣传福音。

耶稣升天之前要门徒们在耶路撒冷等候圣神的降临,在圣神降临的那一天,圣经上如此记载:“忽然从天上来了一阵响声,好象暴风刮来,充满了他们所在的全座房屋,有些散开好象火的舌头,停留在他们每人头上,众人都充满了圣神,照圣神赐给他们的话,说起外方话来。”(宗二2~4)

教会便在这天诞生了。以前胆小的门徒现在却变得勇敢,无所畏惧,大胆的为基督作证;他们立刻带着无上权威与能力四处宣讲福音,行奇迹。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凡信我的,我所做的事业,他也要做,并且还要做比这些更大的事业,因为我往父那里去。”(若十四12 )

每天都有成千的新信徒加入教会,他们很快都领受了圣神。当伯多禄向凯撒勒雅的科尔乃略讲道时,圣神降到听道者的身上,他们很快接受耶稣基督为他们所做的一切(参阅宗十44 )。

当福音传到撒玛黎亚时,许多撒玛黎亚人接受耶稣做他们的救主,并且领受了洗礼。

伯多禄和若望由耶路撒冷前往撒玛黎亚,“他们二人一到,就为他们祈祷,使他们领受圣神。”(宗八15)

这二位宗徒并没有要这些新信徒等候一段时期,或先研讨圣经,以便使他们自己准备接受基督的信仰,圣神尚未降到他们身上,“这二位宗徒便给他们付手,他们就领受了圣神。”(宗八17)

耶稣基督曾许下要赐给我们圣神,而圣神在我们的信友生活中是不可少的,只要我们祈求,天主必将圣神赐予我们,正如耶稣将生命的活水赠给了信他的人一样。“我也要求父,他必会赐给你们另一位护慰者,使他永远与你们同在,他是世界所不能领受的真理之神,因为世界看不见他,也不认识他;你们却认识他,因为他与你们同在,并在你们内。”(若十四16~17)

若圣神住在我们内,我们应该是喜悦而充满活力与希望的,但是,为什么我看见许多信徒却是愁容满面呢?

有一位主日学校的老师写信给我,说道:

“在我的生命中我需要圣神的力量,我极努力使自己更服从,更象似基督。我以为我没有用足够的时间来读圣经,因此,我每天早起先读一小时圣经,然后祈祷半小时。但是我仍然感到自己软弱无力。我向天主忏悔我一切的罪。我已经做了廿年的基督徒,但是我却缺少基督徒的德行,因而,有时我怀疑我是否得救了……”

这种人就象站在屋角的小婴孩,努力伸展四肢,似乎要使自己成长,如此,他们便能吃美味的食物。他们饥肠辘辘,但是他们要等到饥饿之苦过去后才要吃饭。

初期教会中的基督徒也有此困难。他们总以为要使自己成为佼佼者之后才能接受天主的恩赐。

保禄写道:“无知的加拉达人啊!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已活现地摆在你们眼前,谁又迷惑了你们呢?我只愿向你们请教这一点,你们领受了圣神是由于遵行法律呢?还是由于听信福音呢?你们竟这样无知吗?你们以圣神开始了,如今又愿意以肉身结束吗?”(加三1~3)

加拉达人相信耶稣基督已经救赎了他们,因而他们已领受了圣神,但是一想到他们要设法使自己在信仰生活上成长,这种诱惑使他们在信仰道路上裹足不前。

将自己在信仰生活上的成长归功于自己,这种骄傲的诱惑有害于我们的灵修生活。魔鬼常以两种明显的方式引诱我们。他曾说:“啊!你愈来愈有灵修!再努力一点,你会有更大的能力。”或者他会说:“你真糟糕!怪不得天主不赐给你更多的恩宠。”

你或许为自己在灵修上的成就而沾沾自喜,或埋怨自己的失败——这都是魔鬼的诱惑。你把灵修上的成功与失败全归于自己,而不将一切交于天主手中。

有一位传教士,他有一个无法控制的弱点,他曾试过许多方法,其结果均是徒劳。最后因伪造文书之罪被判坐监。他是一个改邪归正的基督徒;他曾为自己的失败而受到打击,并且诚恳的忏悔自己的罪。他相信天主已经宽赦他,但是他总以为他永远不能再成为天主的仆人,而将别人带回到天主前。

一天,他在一本书上看到天主利用每件事务,甚至我们的错误来帮助我们,达到完善。满怀着信心,他放心大胆为自己的错误及坐监感谢天主。他写信给我说:“赞美天主,我的生活已经完全改变了。那往日的内疚,悔恨,罪恶感都消失了。我能为我生命中每项细节赞美和感谢主。以前,我从未如此了解过天主慈爱的深厚我再度感到自己有资格被天主所用。能死于过去骄傲的自我,而让基督在我内生活,这是何等大的喜悦,只有基督,别无他物!”

这位传教士的牢房很快成为赞美之圣所,其他犯人也渐渐接受基督。

当我们想自己或别人是否有资格为天主所用时,我们便掉入一个很危险的陷阱。耶稣警告他的门徒不要判断别人,以免自己受到判断。

只有天主有资格判断,他已说过当我们被他的爱所掩盖时,我们在他眼中是神圣而无罪过的。

我们怎敢树立一个标准来衡量我们自己及他人呢?唯有天主才能判断世人,不论我们或他人犯了多大的错误,只有天主能判决一切,而不是你我所能做的。

我们确实常判断别人,但是我们常判断错误。我们常以衣着,化妆品,所抽的烟,所喝的酒,所看的电影去判断别人。

你如何挑选一位主日学老师?现在你想象有两位信友任你挑选一个。其中一位是中等身材,有吸烟的习惯。另一位身材魁悟,至少有三百磅,但是他常带有慈祥的笑容,从来不忘记带圣经来教堂。

现在若你要选一个人教有关自我克制这类的题目,你要选那一位呢?

吸烟是一种坏习惯,有害健康,也表示一个人缺少自我克制。那么那位彪形大汉如何呢?他可能是一位贪食的人,也可能没有节制……最后你究竟要选谁呢?……我并不是要你开始判断两者中谁更适宜这职位,我们没有权力判断别人。

当那位犯奸淫的女人被带到耶稣面前时,犹太人的领袖及法利赛人问耶稣说:“师傅……在法律上,梅瑟命令我们该用石头砸死这样的妇人,你说什么呢?”耶稣回答说:“你们中间谁没有罪,先向她投石吧!(若八4~7)

我们之中谁有资格透出批评,判断或定罪的石头呢?衡量自己的好与坏便是在天主前以我们自己的善工而不是以信德来取得天主的喜悦。

当我们讨论“信德”与“善工” 时,有人会引用圣保禄致厄弗所人书中的一节:“原来我们是他的化工,是在基督耶稣内受造的,为行天主所预备的善工,叫我们在这些善工中度日。”(弗二10)

这节是否明确说出我们是为了要行善工而重生的呢?

让我们再看看其他两节:“因为你们得救是由于恩宠,借着信德,所以得救并不是出于你们自己,而是天主的恩惠,不是出于功行,免得有人自夸”(弗二8~9)

保禄的意思是否说我们因信德得救,但是以后我们就要凭自己的力量了?若他真有这意思,则这些词句便毫无意义了,不是吗?

在保禄致厄弗所人书另一处说道,我们是神圣的,在天主眼中毫无罪过,天主并在天上为我们准备了各种祝福。

那么保禄究竟要在他的书信中表达什么意思呢?或许他对“善工”的观念与我们不同。

雅各伯写道:“我的弟兄们,若有人说自己有信德,却没有行为,有什么益处?难道这信德能救他吗?……我们的祖宗亚巴郎把他的儿子依撒格献在祭坛上不是由于行为而成为义人的吗?" (雅二14~21)

那是何种善工呢?是走上山,将自己的独生子祭献给天主吗?尤其,天主要借这孩子祝福亚巴郎及他的后裔。

雅各伯继续写道:“你看他的信德是和他的行为合作,并且这信德由于行为才得以成全,这就应验了经上所说的亚巴郎相信了天主,因而这事为他便算是正义,得被称为天主的朋友。”(雅二22~23)

因此,我们应做什么善工呢?有一次耶稣的门徒问了同样的问题:“我们该做什么才算做天主的事业呢?”耶稣回答说:“天主要你们所做的事业就是要你们信从他所派遣来的。”(若六28~29)

这便是亚巴郎所做的。亚巴郎的“善工”便是相信天主既许必践,在信德上他从不动摇,因此天主拣选亚巴郎为以色列民的先祖。

耶稣预许他的门徒他们要做更大的事,根据圣经的记载,当他们领受圣神之后,他们以大能宣讲福音,并行奇迹。

他们所行的最大善工便是相信耶稣基督是天主子。他们行奇迹的能力并不属于他们,而是来自那位他们深信的天主。

保禄写道:“愿光荣归于天主,他能照他在我们身上所发挥的德能,成就一切,远超我们所求所想的。”(弗三20)

天主在我们内工作,我们越信靠他,越不仗依自己的能力,他也越能在我们内工作。

耶稣常提到圣神是真理之神,“当那一位真理之神来时,他要把你们引入一切真理”(若十六13)。这真理之神住在所有信友心中,时时引导我们走向天主,因着这真理之神,我们渐渐成为纯洁无瑕的,将我们自己完全展露在天主真理的光辉中。

因着领受圣神,我们也领受了一些能力。这些能力不属于我们,但是它却充满了我们,借着我们而施展出去。我们如同容器,如同沟渠,如同工具,如同盛满生命活水的杯子。只有水能止渴,空杯子却无法满足任何人。

保禄写道:“但是我们是在瓦器中存有这宝贝,为彰显那卓著的力量是属于天主,并非出于我们。”(格后四7)

天主圣神的德能是我们信仰生活上不可少的助力,我们领受圣神并不在于身体上的某些感觉,而应以信德去领受他所赐的能力。圣神在我们身上最显著的效果便是我们内在的改变,圣经上已为我们举出了许多例证,有力量为基督作证,充满了圣神的精神即是仁爱,喜悦,平安,这一切都由我们的三思五官表露于外,天主在我们之内我们有如此的效果,并非由于我们的感觉。

我们应该以信德接受天主的话,而不是以感觉,否则我们总无法实行我们的信德。

请告诉天主你要信奉他的圣言。若你请求耶稣给予你新生命,你就相信你会得到,坚持的信赖天主,他必给予你所祈求的。

耶稣曾说他要将护慰之神赐予我们,且说,父要将圣神赐予每个人。由此可知我们每人在领洗之时都已领受了圣神,而圣神的德能也以不同方式呈现在我们每人身上,有人能治病,有人能说异语,有人在某些德行上超群出众,有人有特殊智慧能分辨善与恶,有人擅长教导,有人具有管理才能……总之,这种种恩宠都是圣神的恩赐。天主赐予我们这些恩宠是要我们以此去服务他人,而不是因此而自满自傲。

领受圣神的恩赐并不在于感觉,而在于以信德接受圣神的临在及他在我们之内的工作。我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我决心要相信他确实临于我内。最明显的证据是我深深意识到耶稣基督是我的救主,是我的天主。我由天主的话知道圣神降来是为耶稣基督作证,我突然更意识到耶稣基督是谁,他对我有何意义。其次,我对人有一种深切的爱,这在天主的话中也曾预言过!爱是圣神临在的效果。此外,天主圣神的其他恩赐也临于我身上,或借着我表现于外。我没有获得治病或行奇迹或说预言的能力,我只坚决的相信,只要我以信心向前走,天主圣神的德能必会因着我而施展于外,主必将完成一切。

有时,我为某些人祈祷后获得瘁愈,这并不表示我是如何的神圣,我只是天主恩宠流经的孔道而已。当我祈祷时,我有时感到天主治愈力的临在,但是,有时我却毫无任何感觉。

效果总不以我们的感觉来决定,而是以我们的信德来决定,即是,我们深信是天主在工作。耶稣曾说:“凡信从我的……从他心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若七38),这活水的江河是指真理之神,他灌溉我们的生命,他使我们生长在永生泉水之畔的树叶,青翠茂盛,永不会缺乏生命之活水。

我们常常想只有真理才会传达给别人,但是,现在让我们想想,真理对我们自己有何作用。真理能使我们从被束缚的精神获得释放,它揭露每一个隐密的谎言、罪过、畏惧、记忆中黑暗的一面,下意识中不可告人的事。这些事情是我们不敢与天主谈论的,天主赐予我们真理之神便是在我们祈祷中开展了另一个新幅度。

在你每天读经时,读读耶稣关于圣神所讲论的种种;读读宗徒大事录及保禄书信中有关圣神的章节,圣神的恩赐及圣神的效果。那一切现在都能配合在你身上。

圣经上所记载有关圣神的种种事也会发生在你身上。告诉天主你愿意成为将他的爱传给别人的工具,只要机会一来到你便准备全力以赴。

在任何环境中赞美天主,不论它们对你有利或无利;相信天主要用这种种环境,向你展示他对你生命奇妙的计划。